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妄想下戲後

※AU,一目連X般若

※發在lof上的文被同好捉蟲,評論裡留下了一個讓我瘋狂大笑的腦洞。
遂寫。

※ 沒頭沒尾

 


【妄想下戲後】

 

第十二幕第三場

 

般若坐在椅上,眼睛盯著手中的劇本,腳擱在化妝師的腿上,不敢完全放鬆,化妝師似乎有所察覺,一直跟他說可以放鬆,否則會很累,般若沒聽,笑著說不要緊。

化妝師正在替他畫傷痕,所謂的特殊妝,雖僅為了剪輯後十幾秒鐘的呈現,化妝師跟他卻要花最少五小時來與特效妝戰鬥。

 

這齣戲劇是經由某個最近很紅的手機遊戲所改編而成,故事背景發生在幾百年前的平安時代,而他飾演的不過是當中某個配角,在短短十二集的周末劇裡軋上一集支線。

 

主要是在說一個惡鬼與一位墮轉的風神相遇的故事,他是那個惡鬼,因為受到風神的幫助所以想要替風神完成一件事,可風神並不需要他的幫助,惡鬼就這樣被風神拖在山中,再無法下山為惡……頗無聊的劇本,般若想著這種東西拍出來如若有人看,怕是因為他們的顏值吧。

可不是般若自戀自誇,他的顏值可是相當優秀,尤其飾演風神的另一位……雖然不甘心可看對方的粉絲數比他多了一個零就知道了。

現場拍攝到惡鬼掉入懸崖(其實劇本並非這樣寫但般若簡潔明瞭的解讀成如此),風神前去救他……這種少女浪漫劇式的發展真是讓他胃部不適,不是般若要帶歧視的眼光,劇本描述的惡鬼跟風神可都是男性啊!為什麼主演變成了男性受眾還能看得那麼開心?最近的市場需求變化之大讓他無所適從啊!

 

台詞不多,般若很快就能記住,剩下的全用來盯著面前化妝師的動作,他似乎覺得對方很厲害,一直面帶微笑。

般若不算高,可勝在身材比例好,加上劇中戲服襯托,腿就顯長,他膚色本就偏白,畫起傷痕這種特效妝事半功倍。

 

化妝師拿不少畫筆(般若知道那有它的專業名稱只是他聽聽就忘)在他的大腿、小腿肆意塗抹,導演設想要求中的傷痕一直蔓延到大腿之上甚至是內側,般若來不及感到害羞,對方坦然的態度就令他收起了防備。

對方專注的彷彿面對一張昂貴畫紙,準備完成那曠世巨作。

 

般若稍稍向後傾,卻不料碰上了什麼,他立刻回過頭,就迎上另一位主演的視線。

 

 

「對台詞。」一目連淡聲說,也不曉得站在那多久。

「好。」

 

場記打板,開始拍攝。

 

台詞僅有幾句,拍攝進膠卷裡也僅有幾秒。但劇組仍是花了大半心力場佈,般若赤腳踩在那白色冰川造景上,凹凸不平的觸感令他覺得新鮮,可以說除了溫度,其他都真實還原導演心目中的陰界深淵了吧。

 

 

台詞雖僅有幾句,其中還幾乎都是一目連在開口,可動作都由般若負責,一目連說完只要負責躺著就好。

 

般若將他身上的外衣紅繩扯下,穿過道具鬼面,再將一目連拖到道具上,拖著他走。

 

……真心拖不動。般若暗暗咬牙,顧及還在讀秒,導演沒喊卡,臉上就維持著擔心憂慮的表情不動。

 

……這一目連是不是偷偷用腳抵著地板啊。般若使勁力氣拉,又要裝得很優雅,簡直是演技大考驗。般若忽然感到鬼面壓到什麼浮動了一下,身後一輕,他高高興興的拉著紅繩往前走──

 

「卡!」導演的聲音傳來,「般若你掉了東西快撿起來!」

 

回過頭就發現一目連被他摔了下去,呈大字形,還不讓人扶,非要般若的道歉才肯起來。

 

幼不幼稚。

 

 

 

FIN

评论(6)
热度(21)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