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同人寫手三十題

出題者:人骨頭

作答者:伏流3/5~10/9(拖延症

雖然這邊打的是10/9,但年份應該是2016年(艮


我最近化身鹹魚,如果還懷抱著夢想那跟做人有何分別?社畜傷不起。

我就是想看我黑研糧……這麼卑微的夢想求成全。

 

同人寫手三十題

1.永遠在糾結如何開頭

常常連結局都想好了但就是打不開word。

明明自己都覺得這梗很有趣,但就是寫不出第一句話。

 

2.環境描寫

能不寫就……絕不寫……(躺箭

當然我知道要進步就絕對要逼自己去嘗試以前避免的這塊,我不能逃……明天再寫好了。

 

3.HE還是BE

我是不he會死星人。(不喜歡be不喜歡虐,以前我就講了,現實中那麼多悲傷那麼多苦痛,為什麼我看文還要看到自己心如刀割?)

 

4.雷梗(生子性轉SM)/變小獸化AU

生子性轉雷慘慘,AU看文筆,現在有雷年齡差(原作沒有但是AU有)的趨勢。

護士裝play大雷,雷爆,核爆等級,死內的程度(就是如此牴觸

不過天底下沒有雷梗,只有雷文筆TUT

 

5.開的坑像是月球表面

這根本是在說我,身後一個蘿蔔一個坑。

6.開放性結局

有喔,常這麼寫。

 

7.卡H

 

卡卡的動滋動滋。(音樂無限循環

 

8.不斷打破的下限

因為想看角色做而寫肉算嗎?

因為討厭該cp的腦殘粉而寫該cp一方死亡算嗎?

 

9.逆CP

要看是誰,一般不吃。

 

10.冷的像是北極

沒關係,我已經習慣這北極圈考察隊的生活了,考察站已經漸漸上了軌道,氣象預測什麼的也已經越做越拿手,現在更是蓋起了雪屋,嘗試自種馬鈴薯了喔!還有欣賞並試著捕捉偶爾才出現一次的極光(官方發糖),每次都那麼令人感動。

 

11.無人回復

 

不用提醒我好嗎?不就是躺箭嗎,我躺行了吧!(痛哭

 

12.只會寫段子

不太會寫段子。只有在抓角色性格才會這麼做。

 

13.外貌描寫得像一坨屎

 

倒是不會……寫外貌就算是觀眾今天知道他長什麼樣子還是照著角色從頭到腳轉播一遍啊。

 

14.最擅長的外語詞彙是角色的名字

Q.

BOSS.

Hello, stranger.

(喂這根本不叫名字吧?)

其實我不喜歡看中英夾雜的文章……BQ同人例外。

我是指BBC Sherlock、哈利波特……歐美向的,每次看到名字要在腦中二次轉譯都不能好好的理解劇情了ry(腦波弱

 

15.心理描寫摘自言情小說

並沒有什麼心理描寫。

 

16.拿起筆又放下

 

總是如此。

17.永遠寫不出想要的感覺

對啊我寫不出來。

總是覺得別人寫的最好,別人寫的糧香,自己割的腿肉,隔夜就變ㄆㄨㄣ(欸幹嘛自己講

 

 

18.HE的結局比BE還神傷

 

嗯,讓我想想,我沒寫過。

因為大部分都沒結局XDD

 

19.台詞都背下來了

夢醒就忘。

20.CP不同?決戰吧

 

不會特意去找架吵。也不會去點對家的文自虐(但凡事總有例外……其實一開始不討厭一頁半喔,我曾經認為這世上每個cp都有它存在的理由,可是一頁半ky粉絲實在太多,喜歡自家推就喜歡可還喜歡拉出我本命狂踩WWW

這就不能忍了。

可是真正跟人吵架(筆戰)是在團酷時期,太中二時期簡直是輝煌的不忍直視(嘆

 

21.爬牆

總是如此。

 

22.ALL who

不ALL。

不拆不逆,我有點潔癖。

 

23.ooc

不約。我們不約。

這絕對OUT。

 

 

24.原則是什麼鬼,有愛就行了

 

在說我嗎?

25.入圈之後的擇偶標準

……

阿銀……

 

26.莫名其妙的口癖(叫名字)

 

『的說』算嗎(笑)

同人寫手在寫鳴人的口癖真的很可愛。

 

27.公共場合笑/哭得像個傻逼

我想我這一生中最燦爛的笑容都獻給我的筆電跟手機了XDDD

最近一次在公眾場合哭是在公車上跟友人聊到進巨84話。

雖然我從團長斷臂後就做好心理準備,但總是希望創哥能把他家開的便當店收掉……

 

28.同人寫手的基本素養

不黑任何角色(我說的是,任何角色!)

不OOC

多看多聽多寫多想多思考。

29.永不完結

就算打上了end,但是他們之間的故事永不完結。

 

30.他們不屬於我,但我很愛他們。

痞子英雄的BQ。嗯,真的很愛他們XDDD(我可以用同一篇文撐過六年就知道我多愛他們了XDDDD而今後也會繼續愛下去。)

 


查看全文

被愛妄想無料印調

想想以後也來這裡放個,調查到我爽為止(又來

區域限定是台灣喔不好意思xd

無料拿在手中的感覺好爽喔xd

【被愛妄想無料印調】

此為陰陽師手遊,一目連x般若同人衍生創作
完全私設+妄想

R18

文字+漫畫的形式,漫畫部分感謝繪手沉蝠提筆繪製

 

那麼該如何入手無料呢?

想到一個方法,那就是「你出地址我出郵資,連若無料到你家!!!」

有沒有覺得我是智障?我也覺得有點(沉默

......朋友啊,拜託吃我這碗連若雞湯吧!!!










查看全文

【萬聖節賀圖】這樣的蒸氣南瓜移動城堡我也想搭。

(標題太長了)

第四年一樣的黑研萬聖節賀圖,我對黑研的執著心真是可怕。

畫畫功力就這樣(攤手)

最近多了一些新粉絲,總之依然感謝願意關注我的大家(合掌

雖然被工作佔據大半醒著的時間的我也不知能不能繼續產出(跪

===

稻草人與法師的場合

「你想去哪裡?」

「不去哪裡,你在這裡就好。」

「只要你在這裡就好。」

===



如果日常

如果系列終篇


※黑研向


 

 

這是平凡無奇的一天,又是極其特別的一天。

他甚至比鬧鐘設定的時間還早一分鐘醒來。

 

於是刷牙洗臉,換穿制服,拿起書包下樓,和家人互道早安。

出門時還看到爬滿圍牆邊的一片牽牛花藤。

 

剛嚥下最後一口塗著蜂蜜的吐司,身旁就有個人影慢悠悠晃了出來。

 

那人穿著跟自己相同的制服,淡藍色的西裝外套,黑色長褲,脖間因為清晨的寒冷還圍著一條紅黑條紋相間的圍巾,一頭金燦的髮軟軟的承載了日光,垂落在少年白皙的頰旁,髮根的部分已經長出了原先的髮色,但頭髮主人並不在意,只是對著他點點頭,平淡的道了聲早。

於是黑尾深吸口氣,又再度從重複的早晨確認了同樣的事。日復一日,重複的行程,同樣的人。

每天每天,都因為眼前的人而有了新的意義。

 

他們從小認識到大,之間建立起的情誼早已超越了普通朋友的界線,黑尾深知埋藏於內心的情感已然超重,可那又有如何,喜歡有分幾種樣子,他就有愛研磨的幾種樣子。

 

「早啊,研磨。」他對著眼前的人露出笑容,孤爪盯了他半秒,又很快的移轉目光。

黑尾今天笑得特別特別奇怪。

 

而後在前往學校的路途上,黑尾用著嚮導解說般的語氣告知孤爪的今日行程,不外乎是八小時的課堂牢獄,充滿汗水與青春的排球練習,午休時間的一起吃飯,如果孤爪想要,他還可以貢獻出自己課與課堂之間的短暫十分鐘來陪伴孤爪,放學後搭電車前往市中心,買那間新開在購物中心地下美食甜品店的蘋果派,晚餐之後一起回到房間,溫習功課之後到睡前,還有充足的時間來做色色的事。

 

那人一下子就被他那種生動解說的介紹逗笑了,原本平靜無波而顯得有些陰沉的臉霎時亮了起來,啼笑皆非的對黑尾的行程安排提出質疑。

 

「為什麼你連下課十分鐘都要來找我?」

黑尾聽了只是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因為今天是研磨你的生日啊。

「是你過生日還是我過生日?」況且這樣的行程跟昨天也沒什麼不同。孤爪忍不住笑罵,「沒有色色的事,不會有那種事,阿黑。」

 

「那等我過生日的時候會有嗎?」黑尾鐵朗鍥而不捨的追問。

「不會,阿黑你不要因為昨晚睡得太好,現在還在說夢話……」

 

兩名少年的對話逐漸遠去。

而明天、後天、每天每年,這樣極其平常的對話還會不斷的上演。

 

 

 

fin

 

能站在這裡給研磨說聲生日快樂真是太好啦。

看了排球三年,喜歡黑研三年,出了坑又入了坑又出了坑,也認識到接觸到不同的排球同好

總之希望明年也能繼續黑研XD





查看全文

明天XD

查看全文

卡位(笑

查看全文

10/13

研磨生賀倒數3天(!)

※黑研,排少衍生

※OOC,雷,慎

血族X血獵,AU

KNG片段(我沒梗了www

 

 

 

 

13. 如果他們看到以他們為主角的小說(同人)

 

孤爪翻了翻黑尾常拿在手上寫個不停的小本子,裡頭龍飛鳳舞的潦草字跡讓他皺起了眉,卻在其中捕捉到了自己的名字,這也是他為何會放下掌上遊戲機,從而繼續閱讀下去。

 

『我遠渡重洋,為尋找終點而來到這個島國……漫長的歲月裡我總追尋著光,作為夜行性動物而言,我生於黑暗,也將死於黑暗,而今我終於有幸成為日行者,遇見了我的光,一名吸血鬼獵人,多諷刺啊,我的天敵,卻是我追尋一生的啟明星,孤爪研磨。』

 

孤爪看的出來這是黑尾的日記,雖然有著侵犯隱私的抱歉感,可黑尾那傢伙應該不介意……的吧。

 

既是小說,也是日記,若是從未閱讀過,他並不知道原來黑尾那樣仔細的觀察自己,鉅細靡遺的寫下他們相遇以來所有發生的事。

 

 

這本日記更像是一個記述夢境。

他不知道血族會不會做夢,不知道自己在不在黑尾的夢裡,更不知道黑尾的未來是否還有自己。

不知道的這些事,他希望答案通通都是肯定的。

 

終於知道他為何被黑尾吸引。

這個血族即使身處黑暗,即使早已死亡,仍有著雀躍熱烈的力量,那是血液,是生命力,是靠近會被灼傷,他仍渴望擁抱的珍貴火光。

 


FIN

累。

我要去追尋少爺跟惡魔執事的腳步了(笑

好奇怪啊為何花吐症那篇沒熱度XD我超認真的寫欸

查看全文

10/12

決定今天要早點睡
卡位(堅持了10天...也該斷更了(

12. 如果他們聽到對方結婚的消息

查看全文

10/11

卡位(其實累了


11. 如果他們冷戰

查看全文

10/10

 研磨生賀倒數6天(!)

※黑研,排少衍生

※OOC,雷,慎



 

 

09.如果他們吵架了

 

 

 

這一天,孤爪晨練時遲到了,因為黑尾要開社團研討會所以提早半小時出門,兩人沒一起走。

 

可深知孤爪脾性的眾人也沒多做苛責,只是覺得那天孤爪的表現很奇怪。

沒換上運動服就直接跟他們開始練習,問了只是說這季節換短袖會冷,接沒幾顆球就氣喘吁吁,傳扣球的時候雙腳基本沒離開過地面,等黑尾出現在體育館門口時就藉口他今天是班上值日生得打掃飛快地閃人,放課後的練習更是乾脆的翹掉了。

 

黑尾聽了眾人的告狀,瞇起了眼。

 

 

當天晚上黑尾就跟孤爪父母打好招呼,仗著溫習功課為由大喇喇地佔據了孤爪房間的一角,讓孤爪感到異常頭痛。

黑尾也頭痛的看著兒時玩伴一身不合時宜的打扮,你說明明才夏季的尾聲就穿上薄袖長褲是怎麼回事?說會冷?那就不要給他切著冷氣吹電扇啊?

有鬼,研磨一定在瞞著他什麼不會錯。黑尾‧柯南‧鐵朗推了推臉上根本不存在的眼鏡,讓孤爪看得相當無語。

 

 

「研磨,最近你課業還好嗎?」

「還可以。」他跟黑尾的聰明程度幾乎是在伯仲之間,學校功課也是屬於班上領頭羊,根本不需要別人來擔心……這是準備套他話呢,黑尾是關心則亂,連點像樣的循序漸進都做不到,孤爪坐到因為黑尾來而擺出的和式桌的對面,向後一仰恰巧可以靠上床鋪,這一向是他的位置,也使得他的咽喉毫無遮掩的曝露在黑尾面前。

當一個人準備說謊是不會任意將他的弱點與要害輕易曝露,孤爪就是掐著這點反其道而行。

 

黑尾嘿咻一聲起身,坐到孤爪隔壁的位置。

 

「那是有什麼煩心的事,要不要跟鐵朗哥哥談談?」

 

「有,有一件事。」孤爪側過頭,偏長的瀏海滑下臉頰,平時若貓般有些豎起的瞳仁此刻正瞪圓著望向黑尾,「阿黑你現在太煩人了。」

黑尾看到對方那明顯是鬧彆扭的神情頓時失笑,伸手摸上對方的頭,指尖觸及柔軟的金色髮尾,沿撫上長出黑色髮根的地方,孤爪頭皮都發麻起來,臉也隱隱扭曲,這並非討厭黑尾的動作所招致,他難耐的屈了下腿,黑尾沒放過他這點情緒,另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拍上對方的腿準備探個究竟,卻給孤爪死死抓住了手不讓動彈。

 

於是難得看孤爪那樣堅決的黑尾率先放棄……假的,孤爪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笑得一臉歡快、目的得逞的模樣,想動手揍人的心情都有。

 

黑尾、黑尾那傢伙,竟敢把媽媽送上來的紅茶潑到他身上?膽子不小啊。

 

孤爪也不急著發脾氣,算帳還是等會的慢慢算,他只是氣悶的站起身要去浴室換衣服,卻被黑尾一把抓住了腳踝。

 

「你在這裡換,衣服我替你拿去洗。」

洗什麼洗你還不是拿去丟洗衣機?因為被黑尾抓住的地方實在太痛,孤爪回話也失了幾分冷靜。

「為什麼我要在這裡換?」

「之前你不也都在我面前換衣服的嗎?還是說你有什麼不能給我看的?」黑尾的聲音也大了起來,多了幾分強硬。「今天夜久說你練習時後很怪,我沒覺得,因為我知道你正在調適狀態,可我現在覺得你真的很怪,你在隱瞞什麼?你到底怎麼了,研磨,告訴我吧!」

 

孤爪微微歛目,想將腳抽出來未果,於是抬起另一隻腳毫不留情也不猶豫的踹向黑尾另一邊的肩膀,黑尾很少看孤爪那樣氣急敗壞的樣子,沒防備被踢個正著,可他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男孩被人踹了怎會不發火,就算踹的人是孤爪,這火也起了三分。

 

黑尾改變姿勢一躍而起,用力推了孤爪一把讓人重心不穩向後摔在柔軟的床鋪上,他整個人跨坐在孤爪身上成一個壓制的狀態,孤爪有時就是這樣,寧可閉緊嘴巴惹火他也不肯吐露半點心聲,可讓黑尾真正生氣的並不是孤爪那種不禮貌的態度,而是他的隱瞞。

 

是看準說了他也幫不上忙嗎?黑尾真正在意的只是想要跟孤爪一起分擔,就算幫不上忙也想要支持對方。

孤爪在三秒後就投降,黑尾這才察覺對方早已滿身大汗、渾身顫抖,手一摸才發現那是冷汗。

 

「腳……很痛。」孤爪殘存的意志使他掙扎著向書桌的抽屜伸出手,黑尾急忙衝過去拉開,掏出一包包藥,還來不及看上面的診斷,就衝回孤爪身邊,將每顆藥都拆出一顆讓他服下。

他小心翼翼的將孤爪的褲腳捲起來,映入眼簾的卻是極其衝擊的畫面,在孤爪右腳踝上三指的地方開著一株柔軟、長著綠色葉子的藤蔓,應該是在剛才動手動腳的時候有些拉扯緣故,在連接皮膚的地方已經微微滲出了血,順著重力向下流淌而出。

 

黑尾知道這個病,前陣子他從三館群組裡得知赤葦得了這個病,當時常跑圖書館就是為了了解相關知識。

 

 

所謂嘔吐中樞花被性疾患,通俗點講就是花吐症,是種罕發疾病,但最近卻有越來越多確診得病的案例,得病原因不明,心理層面也好科學方向也好都有學者相繼研究探討,根據近年海外研究文獻顯示,起因可能源於患者單向思戀陰鬱成疾,一旦開始發病而所戀之人未知所覺,患者便會在極短時間內死去,病患首要症狀就是類感冒,疲倦、肌肉痠痛、流鼻水,接著咳嗽,身體的精力氣血化為一朵朵精緻漂亮的花朵從氣管支氣管、從口中嘔出來。

而生長周邊花被性疾患就又比前者更少一點,花瓣藤蔓會不管不顧的從身軀某處穿開血肉、刺破皮膚長出來,相當凶險也極為蠻橫,試想花瓣從嘴巴冒出來吐掉就是,要是眼睛長出花莖來,是該拔還是不拔?況且還不論生長性花被帶來的傷口感染與破傷風,弄不好也極易引發敗血性休克……

 

 

「什麼時候開始的?」黑尾問,沒注意到自己不自覺的握緊了拳,臉色陰沉。

「大概是這一兩天開始,因為一有症狀媽媽就帶我去看醫生了,也有在吃藥控制……」

「我是在問你單戀開始有多久了?這是沒法控制的吧?」黑尾聲音染上些許喑啞,雙臂撐過孤爪臉頰兩側,將人困在一方小天地中,「這是會死的啊!」

 

 

孤爪只是沉默的望著眼前的青梅竹馬、他的兒時玩伴,他已經從否認期走出來了,然而現在正換黑尾身陷其中。

是從何時深知這份單向戀愛絕不會得到回應的啊,是從黑尾跟音駒女排的學妹越走越近的時候嗎?是他們不再一起吃午餐的時候嗎?是聽著黑尾跟音駒眾人一同談論喜歡女孩子類型的時候嗎?

 

 

這份察覺到喜歡上你的心情,比體內生出藤蔓還要讓他感到疼痛萬分啊。

 





fin



爆字了而且還是花吐症xddddd瞎掰瞎扯的我竟然真的寫了xdddd一本正經地在這邊胡說八道......我真的寫了花吐症欸(驚訝個屁

因為想像不出黑尾跟研磨會因為什麼吵架,就只好拿這個梗出來,一寫就覺得可以再把前因後果交代一下於是就這樣爆字了,我這麼有誠意,請大家批評我(欸


...以後回憶起這段倒數的時光,我可以很驕傲的跟大家說,是,沒錯,專寫雷文AU的就是我(拍胸口(自豪個屁


 


查看全文

10/9

 研磨生賀倒數7天(!)

※黑研,排少衍生

※OOC,雷,慎



08.如果他們是黑幫成員

 

 

你知道所謂紋的重量嗎?

 

還記的那時在公園的沙地堆城堡時,黑尾這樣不經意的問話,明明回想起來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唯獨這句話他一直記到現在。

 

而今時光早已修飾了他們的輪廓,由小孩轉變成大人。

 

孤爪研磨望著他的右手,那裡掌管著他們音駒一家的族徽,也就是所謂的代紋,因為具有強大的力量,總是引起他人覬覦,本來這麼重要的東西不應由他保管,可因為他的青梅竹馬黑尾鐵朗說要迷惑眾人耳目,於是表面上是由黑尾持有代紋,實際上是由他掌管。

小時候還沒察覺爭奪代紋的鬥爭有多激烈,越長大才發現這世界的真實是多殘酷。

甚至有家族為了爭奪代紋而傾盡全力將另一個家族剿滅。

 

音駒雖還不至於淪落到那種地步,可一旦讓紋的力量被搶走,離解散的時日也不遠了。

孤爪不怎麼能理解這樣的戰鬥有何意義,他不需要任何力量,討厭麻煩,也討厭被捲入麻煩,不喜歡惹人注目,可如果被其他家族的人找到總是免不了一場戰鬥。

黑尾倒是與他抱持著不同的想法。

 

 

孤爪從小到大都為了保護代紋不被奪走而與黑尾一同戰鬥,可現今這場戰鬥卻異常棘手。

 

 

 

===============

這個題目我畫不下去了WWW完全文不對題對不起,我描不出來ry

主要是找靈感時看到代紋的力量,才會想起這一篇之前的坑:【一萬次逃跑,一次的戰鬥

順帶一題代紋的梗是衍自隗憑異紋錄WWW


講一下大概的梗(沒人想聽

打排球的黑研是在擁擠的街道中一文中出現的黑研,而後擁有代紋的孤爪因故受傷且被傳到這個世界,被打排球的黑研所救


我一直覺得在作品裡所有角色或故事裡有著聯繫是一件讓我很心動的事,雖然我把他們寫的很雷(而且不講根本沒人知道






因為實在太五味雜陳了所以來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

【關於黑尾布偶貓醜到什麼程度】

它是一隻布偶貓,臉被大半的瀏海遮住,渾身灰黑,笑得張揚。

一直待在書櫃上,旁邊還有一隻三花(俗稱研磨貓)跟黑貓(跟自己很像但就是體型小了點)在待命

直到有一天....................

......................................................
它醜到我阿姨放話,讓我把它收起來別放櫃子上
我猜我阿姨是被嚇到。


雖然我嘴巴常嫌黑尾貓很醜,但當它真的被這麼嫌棄時,我真的......我真的,嗯......五味雜陳啊。

查看全文

10/8

 研磨生賀倒數8天(!)

※黑研,排少衍生

※OOC,雷,慎


08.如果他們性轉


 

如果他們性轉

 

某天醒來,發現對方變女生了?

 

黑尾實在太震驚。看著眼前有著金色長髮與豐滿胸部的青梅竹馬,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

對方正泰然自若的撩起睡衣打算換上常服。

 

「給我慢著!」黑尾死死按住對方的手,視線拚命定在孤爪脖子以上的位置,但一看到那張雌雄莫辨的臉就感覺鼻子熱熱,是他還在夢中還是他來到了什麼平行世界?「你也給我有點自覺……是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孤爪抿下唇,「吃了一個虎貓糕,就變這樣了。」

 

 

黑尾發出疑惑的單音。

 

※※※

兩個高中男生一同走在街上並不稀奇,比比皆是,但要是一個身材姣好、臉正皮膚白、金髮高中女生走在街上,那回頭率高到一個讓黑尾咋舌的地步,要是視線能傷人,黑尾相信自己身上已經千瘡百孔。

 

幸好是假日,不用去學校接受同學的質疑,但也因為是假日,來搭訕的雜魚異常的多。

你們這些路人通通給他滾!黑尾煩躁地想。研磨也不過就是穿跟平常沒兩樣的衣服,怎麼就這麼惹人注目?

 

「昨天我幫媽媽跑腿時經過一家小攤車,他賣的烤虎貓糕很香,我買了一個來吃,今天醒來就變這樣了。」

 

黑尾鐵朗聽著如此光怪陸離的事件,感到過往十八歲的人生都天翻地覆了。

因為吃了一個虎貓糕就成功變性,這簡直是醫學界的奇蹟。 

 

不過就是外貌改變,研磨至少還是研磨,他的青梅竹馬。

「如果一直變不回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跟阿黑一起打排球。」比起黑尾的風中凌亂,孤爪表現的倒是很沉靜。

 

對啊!該死,這樣研磨會變得去打女排欸!不行!不可以!

 

於是2ch短暫出現了一個標題名為【一覺醒來發現青梅竹馬性轉了該怎麼辦,急,在線等】的討論串。

 

 

底下網友回復和歪樓不便贅述,黑尾盯著手機的同時,孤爪也盯著手機,沒一會通訊軟體那就傳來回復。

 

日向:你問我之前跟影山交換身體的事嗎?

日向:是因為吃了一個虎貓糕欸

日向:之後打雷下雨的

日向:不過不久後我們身體就又換回來了

 

孤爪傳了一個問號過去。

 

日向:因為一個親親就換回來了。

 

 

 

孤爪拉了他身旁黑尾的衣服,給他看了通訊紀錄。

這還是孤爪生平第一次看見黑尾漲紅了臉、那般不知所措的樣子。

 

 

 

 

 

Fin



小小借用一下三年前寫過的影日梗之虎貓糕...什麼?填坑?不存在的(被揍

這世上沒有一個吻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來兩個吻。

 

曾幾何時那樣堅持不喜歡的cp怎麼轉都行、喜歡的CP怎麼轉都不行的阿流竟然變得只要是黑研就可以(躺)......

 

 

 





查看全文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