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相戀十年】02

賤蟲,前提是知道彼此身份且深度交流過

02.壓力爆發/感覺迷茫的時候

一道人影坐在大學城樓頂動也不動,從日落到現在算算也六個小時……嗯?你問他為什麼會知道這麼確切的數字?當然是因為他也待在這裡相同的時間啊。
雖然很想拿著伴唱機向著樓頂的人廣播:你還有大好人生,千萬別想不開~
但樓上的人影只是稍微向這邊看一下,對他比了個手勢射出白色的、喔別誤會,不是什麼下流的脖子以下不能描寫的東西,那白色的東西是堪比鋼材強度、延展性極佳的蜘蛛絲線,總之他手上的伴唱機被這樣的東西黏到一旁的牆上,他費力與之纏鬥半天都沒能成功救駕,只好暫且放棄,向人影所在的建築邁步,大學早已深鎖,可他是誰?樓頂上的人是誰?豈會被區區幾道鎖給阻擋前進的腳步?
忽然一道聲音破空而來,他本來有0.1秒的時間閃避,但還是沒有閃開,無論向他背後飛來的是利刃或是其他的什麼,都無法對體內有超強自癒因子的他構成什麼永久性實質的傷害。
上述言論實則在他的腦海走馬僅僅幾瞬,接著他的身體騰空、直接被拉了上樓。
在沒有任何防護裝備下體驗高速升降的感覺太過刺激,讓他連聲驚呼直至腳踩上大樓天台的地面才停止,面前是個年紀不過二十的少年人,用著奇特絲線和怪力就將一名成年男子拉到樓頂的他有著一頭褐色卷髮,清秀的臉龐蒼白,薄薄的嘴唇抿起,隔著夜色也能看見繞在那雙眼眸外的一圈殷紅,沒了平時看到男人而帶的笑意,雙手衩在口袋裡,面對試圖擅闖深鎖大學城的可疑紅黑緊身衣人毫不畏懼。

他們對視片刻,最後是死侍打破沈默。
他向面前的男孩張開手臂。
「來個抱抱?」
男孩一言不發,身體倒是很自動自發的窩進對方懷裡,死侍摸摸他的頭,手指插入他那柔軟卷髮,拇指指腹在他的耳廓處打圈。
「今天真的發生太多太多事,一片混亂……」
有學生持槍攻擊師生,死傷未知,當死侍看到事發地點在這所科技高中時立刻從公寓沙發上跳起飛奔而來。

「我失敗了,韋德。」懷中的人低聲說,聲音隱隱顫抖。「我辜負了人們的期待……我、我沒能來的及阻止犯罪。」

「我不配當個英……」
「嘿嘿嘿。」被稱作韋德的男子隔著面罩也能看出他瞪圓的眼以及對男孩的言論有多麼不贊同。
「你是,你是,某句話我可以說一百萬次,再說一百萬次,能讓我說兩百萬次的話是,親愛的男孩,你是我心目中的超級英雄。」

彼得將男人抱的更緊。
「我希望我能繼續當他,當那個紐約市民心目中的蜘蛛人。」
「我希望你只是你。」

===
等等要去再刷死侍2
還是抓不到他的個性

评论
热度(7)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