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0913速寫

※黑研

※沒頭沒尾


黑尾鐵朗翻著偶然從書櫃深處找到的相冊,裡頭記錄他兒時的點滴,似乎是他跟研磨最開始認識的時候,他穿著小學的水手服,拉著第一天初入小學的研磨的手……雖然他對年幼時期幾乎已經沒什麼印象。

而相冊底下是誰用藍色圓珠筆寫著『鐵七歲&研六歲』,從筆跡來判斷應該是媽媽寫的,不過他跟研磨居然已經認識這麼久了嗎?太不可思議了。


孤爪此時洗完澡進來房間,看到黑尾及他手中的相冊不由得挑眉。
「阿黑你知道你的表情看起來多變態嗎?」


被點名的青年茫然抬頭,指著相冊一副無奈又無辜的表情:「你說小時候的我嗎?你怎麼能用這麼不純潔這麼嚴厲的詞去形容一個小學生?我七歲的時候絕對還沒有決定未來的我會對你出手啊。」
孤爪抓著毛巾擦乾頭髮,鼻間輕嗤了一聲,非常不予置評。
「我說的是你現在的笑容。」 

黑尾聞言暫時闔上相冊,起身將孤爪撲倒在床,抓著對方的手腕將人箝制在自己身下,意味深長看著孤爪,「你這樣說,那我不做點變態的事就說不過去了吧。」
說著卻是低下頭,用鼻尖去蹭孤爪的,孤爪的身軀本來因黑尾突然的舉動而微微僵硬,又被黑尾幼稚的磨鼻子弄的哭笑不得,那張距離過近的臉龐上,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瞳裡,滿滿的全是對他的情意。


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只是不願點破,黑尾說他會等,沒有期限,而他只是不想破壞他們之間的關係。
他轉動手腕,屈膝將黑尾掀翻,立場改變,現在是孤爪在上,似乎沒料到孤爪會突然發難,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輕易被孤爪扳倒(雖然他也沒有真正用上力氣),黑尾有些錯愕。
孤爪低頭看著黑尾,微微揚起的嘴角帶有幾分得意,頰旁未乾的髮垂落,掃在黑尾臉上猶帶冰涼,可接著覆上的吻又是那麼火熱。


 === 

『研磨今天也要開始上小學了 ,但是他好像不是很情願的樣子……小鐵你能幫忙嗎?』

 『嗯,就交給我吧!』


FIN


IG排版又變的怪怪的XDD之前下訂的OB娃水手服終於到貨!!於是有了這篇...!!想像幼稚園or小學時期的黑研讓我超愉悅~(大心

......不過我好想看大家的黑研娃ryyyyy(你


评论
热度(11)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