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LIE TO ME】07

黑研

梗自動物城市



07.

 

 

博物館裡的屍體沒能隱瞞太久,然而動物化人士的死亡卻無法在這座城市裡引起什麼軒然大波,他們早已習以為常,他們早就視而不見,他們已經司空見慣,已經麻木不仁,孤爪終究沒有明說自己剛從那裡出來,只提議繞著三角公園周圍走走,黑尾應了。

 

 

明明還是冬季月份卻依然下雨,是氣候變遷還是春雨來的太早?黑尾看著身旁竹馬,一邊心想他們之間終究是變了,過去曾那樣無話不談、曾那麼知悉彼此根底喜好,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甚至不需言語就能明瞭對方此刻想法,現在他們卻變的如此熟悉而陌生。

可黑尾千辛萬苦進到這座城市不過只求一件事,就是要帶研磨一起離開。

 

談何容易,但那又如何?黑尾對於這件事很是勢在必得,他用帶種評估的目光望往孤爪的兜帽,那裡的動物潛縮一動不動,孤爪似是感到被他打量而偏頭回望,卻只見到黑尾朝他露出一個又痞又無辜、燦爛到幾乎傻氣的笑容。

於是孤爪跟著彎了彎嘴角,可他接著說出的話卻讓黑尾笑容凝住。

 

 

「我們都知道地球不會停止旋轉,時間不會停止前進,可如果我的生命從此留在這裡,下一秒就是000000,你會不會……阿黑你會不會後悔來找我?」

 

孤爪是那麼聰明,他對人心的敏感程度非常細微,卻是以一種毫不在乎的語氣談論自己那顯而易見的死亡,在這城市,死亡可是隨處可見的事。

從來都是黑尾在咄咄逼人,如今立場相反,角色對換,讓這個二十歲的年輕治安官只能裝傻逃避,人有哀傷五期,黑尾還在否認,他更感憤怒。

「什麼……什麼00000?」

 

孤爪一臉平靜,眼神卻異常發亮。

 

 

「體溫0度、心跳0次、呼吸0次、血壓0毫米汞柱……」孤爪公布答案,手腕在下一瞬被黑尾拽住、整個被拖向對方懷中,黑尾緊抱著孤爪,緊緊抱著彷彿不這樣做就會弄丟他,世界的所有聲音似乎都在這一剎那停止,孤爪屏息,只餘他們相貼的胸口那裡心臟跳動聲響越來越大。

 

好像從對方臉上一閃而逝的脆弱只是錯覺、看花了眼,黑尾還是黑尾,還是那樣執著的手拉著手,無論去到哪裡都要和他一起的黑尾,一想到這點,孤爪的心中就被填入了棉花,既輕又暖。

不會後悔。黑尾的聲音因他埋在孤爪頸項顯得悶而沉,孤爪用帶點好笑又好玩的態度摸摸黑尾的頭,手指輕柔的爬梳過對方的後腦,那裏的短髮又細又軟,頑強的始終亂翹不肯服貼,跟黑尾的個性一模一樣。

 

 

「阿黑,謝謝你。」謝謝你來這裡找我。

 

 

這個久別離的擁抱可以說是漫長而短暫,孤爪鼻尖充斥著黑尾身上的衣香、髮香等混和而成的氣味,這一刻對他來說已經成為永恆,他是個獨立且活在現實的人,但內心卻暗自的想,如果時光永遠停留在這裡該有多好,黑尾會就這樣抱著他,在他身邊,給他溫暖與力量,哪都不去。

孤爪感到揣在懷中的平板振動了下,黑尾才放開,環抱著孤爪的手滿是戀戀不捨,太短,根本不夠,可以這樣光明正大和研磨走在一起的時光真的太少太短,世俗的眼光總是讓他的兒少竹馬感到畏縮,一看見他們這樣的組合便會竊竊私語:看,治安官跟動物化人士的組合,可怕,那動物人士一定做錯什麼事,應該被關進牢裡,好可怕,他怎麼還在外面,可怕真可怕。

 

那些目光他不在乎,可他知道孤爪會在乎,但能這樣觸摸孤爪體溫的機會還是太少太少,得來不易的擁抱太短太短,短的他幾乎想為此發怒。

 

孤爪毫不避諱的在黑尾目光下點開平板,黑尾為了不辜負他的信任,於是光明正大的湊近看,平板顯示在孤爪架設的匿名板塊中,有工作再次找上門。

 

 

 

架設在一般瀏覽器搜尋不到的網址中,俗稱暗網的地方,裡頭言論由於其匿名及全程加密傳輸的特性,非常適合來躲避當局言論審查及進行非法交易,也有一些網路程式愛好者會在此交流彼此的作品,或是徵求測試。

 

還來不及聽孤爪講解工作性質,黑尾的手機便響起來,黑尾非常不想接。

「幹嘛?」學生時代的仇恨豈能一笑泯過,加上這通電話破壞了孤爪跟他相處的珍貴時光,黑尾對著工作前輩大將優用非常直率、直率到幾乎可稱上不敬的地步問候,但顯然對面身邊情況危急,沒空理會他。

『出大事,警局的安保系統被破壞了,不管你現在人在哪,總之先別回局裡,這裡亂成一團,最好先去什麼旅館躲上一陣子,也不要和人起衝突,不要用上頭發布的武器。』

「什麼意思?」黑尾瞄向腰間的配槍,那是他報到時領到的高科技先進武器,和普通熱武器不同,槍種標榜遠端操控及可自動追蹤目標,黑尾想,現在不妙的地方聽上去就是這個遠端操控。

「安保系統被破壞,所有警力武器及防備全部癱瘓,包括銀行、大型企業的保全公司,想調派人力都不行……你想知道更糟糕的事嗎?」大將的聲音此時此刻聽上去無比鬱悶,「局裡關的犯人越獄,我們想用火力威嚇,卻發現子彈根本打不出去,就算打出去,也只是打到自己人,現場很亂,總之你現在不要回來,不要跟人衝突,不要給我受傷。」

 

黑尾喔了聲,在大將要掛斷電話前又問了一句。

 

「知道是誰破壞系統的嗎?」

「資安組還在查,可是根本擋不住……」手機裡傳來震耳欲聾的槍擊聲,黑尾把手機出聲孔遮住,孤爪還是不安的抬頭望了他一眼,黑尾想了想,對著大將優說自己還是會繞去附近看看情況,而後無視大將的咒罵掛斷電話。

 

接著拍上孤爪肩膀,笑得十分溫柔,讓孤爪一句話描述那就是有預謀性的邪惡笑容。

 

「研磨,你的委託來了。」

 

 








TBC


乾WWW是去年九月WWW我WWW我已經忘了我到底想寫什麼惹

結尾之路...我看不到(躺)一切都是我亂掰的,各位大德千萬別信(撇清責任

一邊焦急應該要開始寫稿一邊在這裡摸魚,摸魚使我快樂(廢物),放假期間全在追劇,追劇使我快樂(鹹魚打滾

反正如果本子窗了,我還有這篇無料可以發(吧

最後祝大家2018新年快樂


评论(2)
热度(9)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