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ASK上的提問

Q:突然看到好久以前的跟風,突然想來問問: 「神要懲罰你心中最般配的那對CP,於是給其中一個人一把槍,告訴他5分鐘內不殺掉對方,世界就會毀滅。請問接下來這5分鐘,他會怎麼做?」 因為在放假中,所以寫多個CP也是沒問題的喔(((o(*゚▽゚*)o)))


A:

既然有人誠心誠意的在ASK發問了......……問這問題的是誰給我站出來,我保證不打臉。(摩拳擦掌(而且我好像知道是誰
還點明我在放假xdddd很壞欸xddd(我要去把噗浪的狀態改掉啦xdddd
但還是乖乖開始論述的我真是可悲


答案卷相當冗長並且離題,要是沒人阻止我還可以寫更多(x
可是沒有影日唷(輕快愉悅

防雷TAG:靜臨、光亮、黑研、高桂、寧天、BQ



【靜臨】
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會想到靜臨
我想他們,會拿起槍,轉身就把神殺掉吧
他們是那種不會對彼此妥協、不會跟世界妥協、不會跟神妥協的類型
臨也說因為他愛著人類討厭小靜,可是這兩者都要在這世界生存,為了他自己的心中的大愛只好委屈神明去死,畢竟神那麼愛世人。
靜雄什麼都還沒說,就被臨也打斷:小靜你什麼也別說,盡管揍神就對了。


【光亮】
「所以你懂得怎麼開保險嗎?塔史。」
「應該是、這樣……」(喀、砰)(牆壁上出現了彈痕
進藤光背後出了一身冷汗,塔矢亮默默的將槍放下。
「來下棋吧。」塔史忽然這麼說,進藤偏過頭,時光將他們的身影拉長,讓他們熟知彼此,讓他們只消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知道對方下一步的動作。
棋逢知己,說的就是他們。
「怎麼可能忍心傷害你。」即使這樣會讓世界毀滅,無法再下用盡生命熱愛的圍棋。
所以……
「在世界毀滅前的五分鐘,跟我下棋吧進藤。」塔史語速稍微偏快,眼神又十分認真,進藤額頭又滲出冷汗……要是現在坦承那是個玩笑,他會不會被塔矢追殺?
所以最後的五分鐘也要和你在一起。
這個盤據在塔矢亮心中的小小的、陰暗的獨佔欲,進藤光可以永遠不需知會。


【黑研】

「……屬於我們之間的愛的試煉。」
「喔。」布丁頭晃了兩下,似懂非懂,掌上電玩不斷發出背景音響,靈巧的手指停了下來,明明離破關只差臨門一腳,卻仍耐著性子聽著自家青梅竹馬說些不著邊際的廢話。

「意思是如果我們之中一個人不死,這世界就會毀滅?」他將黑尾那番長篇大論的夢話言簡意賅去蕪存菁的劃出重點。
黑尾凝重的點頭,看上去不像是開玩笑……孤爪真信了那才有鬼。
孤爪知道黑尾的腦袋一直有洞,但不曉得那個洞隨著時間前進竟有越破越大的趨勢,阿黑,拜託多吃些核桃補補腦,好嗎?
他望著黑尾硬塞進他手中的槍,沉甸甸的重量,冰冷的金屬閃爍烏黑的光,他還是先別廢話問說這是哪來的,黑尾這是連他一起帶上成為違反槍砲管制條例的共犯啊。

「所以殺了我吧。」黑尾認真的說,孤爪將槍口對準黑尾眉心。
接著手腕一抬,將槍轉了方向用槍托大力敲上黑尾的頭。
「不要隨便把殺啊死的說出口!多不吉利啊!媽媽我平常是怎麼教你的!」孤爪難得生氣,而且每次都是黑尾先惹他。
「……對不起,研磨媽媽。」
「知道錯就好,這個快點拿走丟掉吧。」孤爪將槍還給了黑尾,隨後又拍了拍身旁的沙發,示意對方坐過來。
而後順理成章的靠上了對方身軀,十年前的幼小孩童所作所為在十年後也一併複製傳承,這是黑尾所喜愛的、被依賴的感覺,過了那麼久,依然沒有改變。
就算世界改變了,只要孤爪還在他身邊,那就沒有改變。



【高桂】

我要不厭其煩的重述……高桂在我心中就是、就是那塊最美好的存在(痛哭流涕

===
「如果不殺掉gay這世界就會毀滅?」(桂:那個,我不是gay,是桂。)高杉挑眉,滿臉無趣,「這世界的gay那麼多,我怎麼殺的完,再說了,這種沒意思的世界,毀滅掉正合我意。」
他直盯著眼前的桂,一字一字緩慢的、威脅意味濃厚的說。
「只有你別給我輕易死掉啊。」


【寧天】
……作者已經代替神懲罰了他們TUT(痛徹心扉


【BQ】

「如果不殺掉BOSS這世界在五分鐘後就會被毀滅?」黃世楷滿臉困惑,這種論調還是第一次聽到。在他身邊的男人一語不發的拾起眼前放在桌上的槍枝,並非懷念起過往身為殺人機器的時光,而是純粹以一種專家的態度在鑑賞槍枝、校準靶星,倒是沒怎麼在意剛才的問題。

「抱歉,可是這種話有什麼依據嗎?還是純粹想要離間我和BOSS?」這種離間計他經歷多了,麻煩換點新鮮的上菜。「而且真動起手,我們之間誰贏也很難說……」被男人手把手帶出來的黃世楷並非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他只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罷了。

可是,世事難料的就是這個可是。

「靠,你真的開槍!」黃世楷不敢置信地瞪大眼,與生俱來的本能和在戰場上磨練出來的直覺讓他與死神擦身而過,面前的男人倒是酷酷的,連道歉也沒有,彷彿剛才朝黃世楷射擊的人不是他一樣──他能說是誤觸嗎?不,不能,這太損他的男子漢硬派作風了。
黃世楷抿起唇,頰邊浮起的酒窩更深。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這是他生氣並認真起來的表情。



FIN





评论(2)
热度(2)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