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青春泉和不老藥

FHQ各種私設

黑研,OOC



 

長長的木製廊道一直向前延伸,行走時承載了重量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長廊兩邊掛著成串的燈籠,燈籠上頭兩端有著貓耳而底部渾圓,在半空中隨風擺蕩,圓圓的發散著溫暖的光,照明黑暗。

數了九十九個喵型燈籠後,就會來到貓村。

 

※※※

 

那人約莫十六七歲,最多不超過二十,尚未成年,但也不是小孩的曖昧年齡,仍然有些稚拙的臉龐能看出未來英俊輪廓,雜亂的黑髮不受控制的往上翹,右側瀏海卻又獨具個性的垂落遮住半邊臉,雖然揹著對他而言有些過大的帆布包卻不顯吃力,穿著軟靴的步履輕快。

勇於向前。

他正一心一意的數著。

「九十七、九十八……」他在第九十九個喵燈籠前停下腳步,往來時路看去是成十個百的燈籠,而恰恰只有這個是他要找的,他將燈籠摘了下來,前方便出現了一個漆黑的缺口,沒有任何猶豫,他向黑暗走去,整個人影消失不見。

 

喵型燈籠照亮黑尾鐵朗前方的道路,每次一點點,他對黑暗毫無畏懼,只擔心此次的目的地沒有他要找的人,孤爪研磨,一個深受詛咒的白魔導士。

他總是穿著張揚身分的白色斗篷,手裡不離可愛貓咪裝飾的法杖,還是個擁有一座移動城堡的有錢人,魔法以及金錢並不是黑尾鐵朗追在對方身後跑的原因,但那或許也占了某部分,真正原因可能是孤爪的臉。

 

貓村是交易所聚集地, 從一些普遍魔藥材料到禁止販售的煉金物,珍貴稀有的商品在此處流通,或高或矮的建築隨機排列,斑駁老舊的外觀充滿歲月痕跡,唯一的一座風車不知在幾百年前就已經停止運作,它以前在引進活水嗎?可現在乾涸的道渠滿是落葉。

這裡有人,卻也無人。

 

黑尾鐵朗的腳印剛踏上貓村的地界,一雙雙眼眸便盯上了他,隱藏在黑暗中的惡意沒被他察覺,少年人類狡黠,有他自己的小聰明,他用著從書上習來的符咒偷偷追著孤爪蹤跡來到這裡。

他總覺得孤爪瞞著他什麼事,他什麼事都會跟孤爪說,自然也不希望對方瞞著他什麼事。

矮小的民房昏暗,柴薪布滿蛛網,老舊的釜鍋上窩著一隻正在午睡的貓,它有著隨處常見的橘色毛皮和稍微圓滾的肚腩,可說是隻非常喜氣的胖橘。

 

貓村不大,黑尾將這裡走了遍也沒看到什麼特殊有趣的東西,反而是胖橘一直在睡覺勾起他的疑心,他家研磨也總是在睡覺,說不定他要找的就是這隻貓呢?

 

黑尾走近它,也許是動物天生的警戒,胖橘圓圓的臉掀開兩條細縫,對上黑尾視線,又緩緩闔上,這讓黑尾心中更加篤定。

確認過眼神,不會有錯。

 

「研磨,回家吧。」他向著橘貓伸出手。

 

「喊誰呢?」一道清冷的嗓音從他身後傳來,黑尾向後望去,眼睛一亮。

「研磨!」

白魔導士應了聲,眼神淡淡的掃過釜鍋上的貓,不知是在審慎評估還是示威,他手矜持的遞給黑尾,「說了幾遍要喊我師父。」

「嗯,研磨。」黑尾笑瞇瞇的臉龐在孤爪眼中看來有些傻氣,於是孤爪也跟著笑了,雖然只有一瞬,但他上揚的嘴角可沒有被黑尾看漏,人類的心此刻還很單純,還很容易滿足,僅僅是牽著手就如同擁有全世界。

 

 

 

 

「回家,然後下次不要再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了。」孤爪緩緩地說,指尖有些冰涼,然後被黑尾的掌溫慢慢捂熱。

「為什麼?」

 

孤爪不講話了,他不想講的話沒人能逼他講,可出乎黑尾意料的,他公布了答案。

 

「我是要來解開詛咒的。」孤爪因為某些因故被地下城詛咒,他身上的時間永遠停留在同一刻,永遠不會往前邁進,永遠不會長大老去,當認識的人臉全數化為塵埃,只有他還鮮活的立於此地。

「可你不是不想解開詛咒嗎?說什麼因為冬天太冷夏天太熱……」黑尾嘀咕。

 

「我是想過的,想跟你去找歐若拉,想跟你一起看著每個日落慢慢變老,如果沒有心跳呼吸,應該也要一起。」

黑尾瞪著研磨,沒有想到能從對方口中聽到這麼重的情話,孤爪本身可能也沒想到這是告白,即使手心被黑尾攢的發疼,還是沒想掙開。

 

「別說什麼死不死的,多不吉利,研磨你還是少說話,多吃飯。」

「說了幾百次要喊我師父。」

 

於是喵型燈籠又被掛回原處。

 

 




 

 

而等黑尾再次取下燈籠舊地重遊已經是幾百年後的事。

那時白魔導士已經不在了。

 

 

 

FIN

 

 

 

 

破個梗:

「這個世界裡師徒可以戀愛嗎?」

「不行。」

「喔那研磨你就不是我的師父,但是你還是得教我魔法。」

 




=========
對不起啊我只能寫出這麼不好吃的故事

去台北貓村玩以後浮現的故事,我真的很喜歡九份這個地方,神秘又漂亮,有海又有日落XD(←死觀光客角度

最近黑研糧變多了我看的很開心TUT還有黑研小論文天啊大家一定要去拜讀一下(超級治癒

九月排翁窗本迫在眉睫,新刊進度三千字(十分之一(笑



评论(2)
热度(26)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