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排球物語01

※排球少年同人衍生,黑研向

※自我流設定,ooc確定


※※※


『                                        』



 

在七月的周末及暑假聯合練習的總共有五間學校,分別是來自東京的梟谷、音駒,神奈川的生川,場地提供者埼玉森然,以及來自宮城縣的烏野,諸位高中生們於假期也毫不懈怠的精進自己,磨練排球的技巧,目標一致。

 

這天晚上孤爪跟平常一樣,熄燈以後窩進被窩裡,因為隔天還要從早打排球打到晚因此他沒有做那種熬夜打電動的事情。

而再次睜開眼睛,不知為何已經在這裡了。孤爪眨了眨眼,左右轉頭,視線從老舊斑駁的天花板到遠處散發著溫暖火光的壁爐,牆壁上的掛鐘滴答聲響不絕於耳,床頭櫃上擺著一座檯燈、旁邊還有本藍皮筆記本,不大的房間處處透漏溫馨和諧的氛圍,但他又重新閉上眼,似乎只想說服自己現在仍在作夢。

 

順帶忽視浮現於眼前那半透明黑底的長條輸入框。

 

這裡怎麼看,都不會像是這次合宿場地提供者森然學校校內任一地方。

 

床鋪鬆軟很好睡,要不是聽到門外隱約傳來吵嚷聲,孤爪真的會這樣繼續睡下去。

那些聲音夾雜著他相當熟悉的……孤爪猛然坐起來,掀開棉被急急地往下跳,赤裸的雙腳踩上冰涼的木地板讓他微微發顫,還沒站穩就往門口跑,不料門卻被打開,他與來人結實地撞在一起,孤爪受到反作用力的影響,向後摔在地上,奇怪的是並不會痛。

 

孤爪還來不及探究,眼前即被一大堆對話框以及問號淹沒,讓他的視線有一瞬間眩亂。

『??,太好了!你醒了!』

『為什麼連??也來了!』

『??你沒事吧?』

『能在這裡見到??前輩真是太好了!』

 

待對話框一個接一個散去,孤爪才看清眼前的人有誰、而他的視線又率先與誰先迎上。

 

『雖然很高興見到??但是又不希望在這裡見到你啊。』

對方有著一頭狂亂不羈的雞冠頭,穿著一身藍衣吊帶褲工作服,頭戴的棒球帽將自身亂翹的頭髮都壓的低低的,裝扮看上去就跟超級水管工一個樣,對方露出有些痞、孤爪十分熟悉的微笑,朝他遞出了手。

 

 

01.歡迎來到RPG世界,勇者你準備好了嗎?

 

 

根據比他早到的黑尾鐵朗表示,這裡是個名為『勇者物語』的類RPG風格遊戲,之所以說是類似,因為角色對話會透過對話框顯示、但視角卻是普通精美的3D構成,。

黑尾看著孤爪那張明明是系統捏成的臉、與現實版本尊相比只是多了件連帽斗篷、手邊多了根貓咪法杖,毫無疑問,孤爪被設定的角色是魔法師,而這名魔法師沒有明說卻是對這個地方非常感興趣,黑尾認識孤爪幾乎快十年、深知喜歡電玩的青梅竹馬沒有廚那麼誇張卻也跟宅沾得上邊,怎麼可能不對這種事感興趣。

 

「虛擬實境?真人AR?」孤爪效率極高的摸索完這棟房子內的一切,確認『點擊』『拾取』『問話』等奇特指令,另外還有關於戰鬥的按鍵,不過這塊目前卻一片黯淡無法點擊。

「要是??你對排球或是對我也這麼熱情就好了。」黑尾再度深深嘆了口氣,忽然想起什麼,跟著追了出去,並不是叫對方不要亂跑這種老媽式的關懷,這裡似乎沒有危險,而是……「??你先給自己取個名字啊!」

 

孤爪很明顯的定格住,這才逼自己正視那個一直飄在黑尾頭上五公分的小字:『腦、血液、心臟』

「腦、血液、心臟取名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他有點受不了的問,在社團打排球時不時被逼著喊丟臉要命的隊呼口號也就算了,現在這裡也要被逼迫一直盯著腦血液心臟看,而且腦海中想著明明是阿黑的名字,但說出口、顯示在對話框裡的卻是那個孤爪每秒鐘都想轉開視線的稱謂,「……難道腦、血液、心臟以後是想走第三類組嗎?」

「決定了,??就叫做音駒的大腦、心臟、二傳手。」黑尾完全沒在聽孤爪的抱怨。

「不要。」

「超出字數限制了嗎?」

「不知道,我不要。」孤爪難得的在明知反抗無用的情況下大力抗議。

 

「你以為你有拒絕的餘地嗎?」黑尾將手環過孤爪的肩,笑容滿面的說。

 

孤爪在繼續為了命名抗爭與阿黑別來煩他之間終究是不甘願地選擇了前者,他的頭上飄出了一串讓黑尾心情大好的……『音駒的大腦、心臟、二』

「等等,後面的字呢?」二傳手呢?音駒的二傳才是重點啊!

「顯示不出來,就說有字數限制了。」孤爪用非常平靜的語氣說,似乎早知道結果會是如此。

「這樣不就變成在搞笑了嗎?」黑尾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

「……」孤爪用『難道不是』的眼神無聲質疑黑尾。

 

不過現下還有比爭論名字叫什麼還要重要的事。

「阿黑、這裡是哪?」

 

而且你們為什麼都在這?

 



tbc



黑研日快樂!!!!!雖然是黑研日但卻是TBC真是對不起(心虛



喔預告下其實這篇是為了兔赤才寫的(爆


感謝那些在我創作時被我一直騷擾的親友TUT

嗯wwwwwwwwww這篇簡直卡成狗wwwwww


不是因為沉迷手遊,是因為沒有手感(完全不打自招

判官太太太帥了,他一出招我就淪陷了(我其實很喜歡用文字當武器的角色XD
所有式神裡我最喜歡管狐XD為了它才繼續玩XD

一樣是抽到角色才會知道那個角色的名字長相跟個性,因此要是在我出坑之前還沒有SSR卡、臉黑如我吃不到糧也怨不了別人TUT


跟老友祈願出SSR卡,下一秒我自抽出SR;隔空喊話的都市傳說在陰陽寮也一樣適用,以及我姊的手依然那麼黑。


......好了我要去念書了・゜・(PД`q。)・゜・






评论(3)
热度(16)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