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關於星球旅人那件事(三)

※黑研,架空,大概是帶點未來感的故事(?

※宇宙喵外型=大型三花布偶貓

※ooc,完全就是瞎寫的

 

【1010】

小木屋不大,光滑的木質地板呈現一種漂亮的魚骨圖案,大門正對壁爐,裡頭燃燒著柴火,使整棟木屋充滿一種乾燥溫暖的氛圍,右手邊最靠牆的地方是床鋪及電視,隔著書櫃及吊鐘,走個五步就是呈現ㄇ字型的開放式廚房,一樣是木造的,爐火使用特殊星石打造設計,連接壁爐一同產生地熱,而現在上頭正擺著兩只鐵色陶鍋,小火燉煮著食物。

 

黑尾的到訪正巧趕上小農作星上居民的晚餐時間。

孤爪一早便弄了築前煮,這會只是將陶鍋裡跟醬油、砂糖一起煮的食材拿出來。

接著將從後山採來的松蘑切片,簡單的放在平底鍋上烤到表面變色,馬鈴薯切成薄片,疊上乾酪一起放到烤箱裡十五分鐘。

孤爪將蛋打入碗中,長筷將蛋液打散,加入牛奶及砂糖,倒入熱好的鍋裡,靈巧的翻動鍋底,金黃色的蛋捲逐漸成形,不時還分神注意另一旁爐火上的咖哩,各種香味巧妙的融合在一起,不突兀,反而讓黑尾覺得更餓。

「為什麼會選擇獨自一人居住外太空呢?」孤爪在準備晚餐的時候,黑尾手撐著臉,有一搭沒一搭的發問,有些孤爪會回答,有些問題會沉默。

「這是工作,我只是提前過上大多數人想要的退休生活罷了。」孤爪平淡的回答,教黑尾瞧不出他是在說笑還是在講認真話,「你呢?又為什麼會自己駕駛艦艇在外太空漫遊?家鄉的爸媽不擔心嗎?」

「……我是單親家庭。」黑尾回答爽快。

孤爪低聲說了抱歉,黑尾搖頭表示無需介意。

 

小木屋的門被推開,完成今日農田作業的貓型機器人偶走了進來。

兩人一喵就座。

 

「『我開動了。』」

 

【1011】

 

一轉頭,木屋裡又只剩下他跟孤爪研磨,因為不好意思白吃白喝,黑尾正在洗碗,而布丁頭青年縮在沙發上,拿著遊戲機打的歡快,明明他們在今天之前都是陌生人,卻能相處如此自然,只能說是宇宙意志使然吧。

 

「那個機器人呢?」

「去放洗澡水了。」孤爪眼也不抬,「想洗的話你可以先洗。」

 

黑尾頷首,在洗澡之前先繞去倉庫。

 

就算沒有微微米修復液,黑尾還是想儘早開始船艦修復的工作,他的船艦停泊在倉庫裡,上頭吊著鋼索,將艦艇半懸掉在空中,黑尾猜想是宇宙喵做的,為了要方便開始船體檢修工作。

黑尾走進,果不其然看到一雙布偶貓掌從船體底下伸出來,那畫面有點逗趣,黑尾忍不住笑了,接著他半警告式的敲了敲船體,然而貓掌動也不動,黑尾瞇起眼,輕咳了聲。拖動滑板,將宇宙喵從船底拉出來。

「你看到了?」黑尾笑的溫和,眼底卻有著森森寒意,機器人可能不太擅長閱讀空氣,但生物本能的趨吉避凶讓它下意識的搖頭。

 

「你不會把你看到的告訴你的孤爪先生吧。」黑尾溫柔的摸了摸宇宙喵的頭。「也許你會說話,只是比較無口,是嗎gitty2世?*」

 

 

 

【1012】

 

 

宇宙喵受不了,一溜煙逃走,黑尾聳肩,在艦艇側弦處坐下打開船體光腦,連接上個人終端,叫出系統開始檢視船艦光腦的損傷。

 

黑尾面前展著三面屏幕,雙手飛快的在其虛擬鍵盤上寫入程式,一成串的代碼構築成木馬奔騰在受損的光腦裡,接著他就放手讓終端自己跑程式。

這艘艦艇塗著白色的防火漆,呈現流線型的船體則是漆成紅色,極具科技感,也許只是在徒仿『紅有三*』的趣聞,在右舷方卻有著一道長長的破壞性痕跡,可以從這道刮痕窺見艦船內的擺設,引擎也整個脫落消失,黑髮青年接著彎身進入船艙,從內部可以更加仔細評估這艘艦艇的損壞程度,艙底還有個放射狀的缺口,可以從這個缺口直接看到在底下的泥土。

這種損傷並不是一兩罐微微米修復液可以解決的,也根本不是黑尾所說的受到流星軌跡波及的意外。

黑尾打開救生艙──也就是低溫存續自救艙──他的東西還在這裡,沒有弄丟也沒有損傷真是太好了。

 

只消一眼,就算隔著冰冷的金屬再也無法觸碰,都能感受到左胸膛底下第四肋骨內的臟器狂跳不已,他要再上哪去尋這麼美的東西,就算走遍宇宙各種角落,都找不到比這更美的東西。

那是愛,是他的玫瑰,他的珍寶。

 

「……所以我回到這裡來了。」

 

 

 

 

 

 

【1003】

 

孤爪研磨的興師問罪比黑尾想像中的還來的更快。

 

「怎麼了嗎?為什麼臉色這麼難看?」黑尾背靠著飛船,雙手不停地在虛擬鍵盤上輸入代碼完善被破壞後的光腦系統,就是這樣費神、需要專注力極高的檢修工作,黑尾仍能分神和孤爪對話,讓孤爪暗自咋舌。

這人精神力該有多強大。

 

但就算明知他可能救了一個不該救的對象,孤爪還是將自己的不滿說出口。

「……你對宇宙貓做了什麼?它突然衝進我房間。」孤爪有些咬牙切齒的說,教黑尾瞧著新鮮。「現在倒在地板,毫無反應。」

「哦?我看起來像是機械人形修理師的樣子嗎?」黑尾收起光腦,站起身,「走吧,去看看。」

 

 

光滑的木質地板上躺著一張巨大的毛皮地毯……喔不,是一具貓布偶機器人,壁爐柴薪溫暖,將機器人的毛皮染上一層橘黃,此刻宇宙喵閉著眼,動也不動。

「沒辦法開機,對聲音沒有反應。」黑尾繞了一圈,在宇宙喵的頭側單膝跪地,手按上它的額葉處,想打開布偶貓的光腦以窺一二。

「試過了,打不開。」

 

「嗯……我覺得,宇宙喵應該只是在睡覺吧。」

孤爪瞪著信口開河的黑尾,眼中的銳意幾乎刺穿他的臉,無奈黑尾在宇宙遊歷十三顆星球後,臉皮早就練的比小農作星上出產的栗子外殼還要結實。

「機器也跟人一樣需要休息啊,你剛剛不是才要它去種田嗎?現在它只是在抗議你過度使用而已,以後要多加關心你的光腦才行啊,孤爪先生,現在也到了熄燈時間,就閉上眼睛數一二三,放心的睡吧,就這樣到明天,宇宙喵又會睜開眼睛,沒問題,很簡單。」

 

「我不覺得哪裡沒有問題。」至少孤爪在認識宇宙喵的這二十二年時光裡,對方從未缺席罷工過,而且這種突然停機的狀態怎麼也不像是黑尾所說的『只是休息』,與此同時,孤爪腦中也在分析著。

對方真的只是單純遇難嗎?為什麼會成為星球旅人?他在追尋什麼?他真正的光腦在哪?到這顆星球來是為了什麼?

 

「如果你真的那麼不放心又不想要把你的光腦格式化啟動……」黑尾笑的爽朗,稍長的瀏海遮住右半邊的臉龐,劃拉出一大片陰影,「能清除並維修光腦受到的損害……所謂的微微米修復液,就在距離這裡五十個彼羅光年的集市星球上。」

 

 

孤爪決定將前往集市星球的時間提前到今晚,他之前都是搭乘宇宙列車往返,花費的時間也比較久,這次既然都把小巡邏艦開出來,就決定開著巡邏艦前往,雖然要申請座標及停航費用,但為了宇宙喵,孤爪也顧不上那麼多。

 

「是說,我還想問一件事……你的光腦為什麼不會說話?」

在小巡邏艦離開水樣狀保護層時,黑尾回望著這顆酷似心臟的星球,不經意地問,聲音幾乎被艦艇的引擎吞沒,其實也沒特別想知道答案。

其實也早已知曉對方的答案。

 

他看著身處駕駛座的孤爪直視前方,看著對方的側臉染上星光瑩白,那雙倒豎貓瞳裡蘊含著冷冷怒火,薄唇緊緊抿著。他知道對方會這麼回答。

 

「宇宙喵不需要會說話,所有聲音語言只是誤會的源頭*。」

 

 =========

*gitty:APH中被龍上司惡搞的山寨版Kitty

*紅有三:在宇宙裡將艦船漆成紅色就能有三倍行進的速率

*語言是誤會產生的源頭:引自小王子一書(就我印象中)

下收一些寫這篇的想法(或者是劇透)





















本來不打算走劇情,但是腦中忽然神來一隻奇異筆,雖然發現這樣走向會非常大眾化,也可能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悲傷(欸說好的不燒腦呢?)還是寫了WWW破綻很多不能推敲ry
但是如果跟「黑尾穿越無數時空蟲洞,都無法改變他們會相愛的事實」這一個想法相比,我原本設定的「黑尾是個通緝犯,跟孤爪相遇」這個比起來,後者根本弱爆

冷凍艙裡是黑尾的玫瑰,也是孤爪的情敵,並且永遠也無法超越……因為黑尾的玫瑰在這時已經失去生命了
……如果是這種的才是虐戀(靠

但黑尾的玫瑰並不是月島喔抱歉,不需要扯上別家cp,拉踩cp不是我的作風(←到底是多記仇)

有什麼想法都歡迎評論......地方寫手希望能跟大家一起交換腦洞・゜・(PД`q。)・゜・

评论(2)
热度(25)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