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穀雨

穀雨


※ooc,r18,車禍現場

※一目連x般若


【穀雨】



他們在水底交換了一個吻。

應當說,般若要浮上水面可一目連不讓,只在般若快窒息時強硬的渡了一口氣予他,說實話般若除了被熱氣薰得暈頭轉向及要溺水的恐懼以外什麼也沒感覺到。

原來一目連生起氣來是這般模樣。

以往那些要惹前風神發怒的小打小鬧原來只是戳不到痛處。好不容易浮上水面的般若拂去一目連頰邊濕潤的髮,一目連只是定定望著他,卻又不像是在看他。


良久才聽見對方低嘆,那聲嘆息太輕太輕,般若幾乎無法捕捉。

一目連緩緩收攏手臂,將妖鬼圈在自己懷裡。

「還以為失去你了。」


般若下意識的想反駁,最後只是笑了笑。

並不是那樣,如果從來沒有得到,那也就沒有失去一說。


皮皮龍,我們走


微博






Fin

一直被工作折磨的很崩潰。(所以我只是想吃好一點不要批我

寫肉文才會驚覺原來我的詞彙量是這麼少,一個動作在腦中過三遍但卻沒有適當言詞能把他描出來QQQQ

如果這篇激起你心中:媽的我心中的連若在做的時候才不是這樣咧!的反應而提筆寫作,那阿流我百分之兩百樂見其成(超缺糧


摸完這把要去趕稿了希望九月新刊不會窗(合掌

以及提前慶祝在三天就降臨的藻哥!!!




评论(2)
热度(36)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