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整理文擋

※一樣是不會有後續的文,做個紀錄這樣xd

※刀劍亂舞雙僧之現代paro,坑,無後續


===

 

 

 

天空陰沉沉的,厚重的雨雲重重的垂了下來,凝結成水,落至地面。

 

雨是冰冷,無溫度。雨是甘露,沖刷所有,帶走餘留此地的鮮血、殺戮,令這個世界的戰場漸漸回復最初、最原始的狀態。

鐵戈爭鳴,馬啼踏破塵土,揚起了一世喧囂,他向著某人伸出手,伸出的手卻始終搆不著那人。

山伏國廣醒了過來,恰好是設定六點半的鬧鐘響起的前一秒,按掉後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薄汗。


又是這個夢。

 

雖說夢中事物與現實相反,但其中卻幾度真實的令他以為這是真實。

夢中的他原是把太刀,經歷百年、得了人類形貌的付喪神,在一個叫做本丸的機構工作,不支薪、無週休二日的那種,聽從審神者的指令(審神者又聽從政府的指令),似乎為了不讓歷史被改變而一直與敵人戰鬥,除了他以外,還有約四十多名與他一樣的刀劍存在。

是個非常熱鬧的本丸,當然也有不出陣的時候,那時候的他會邁開大步、走出本丸,探索寬廣的世界,雲遊於大自然當中,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類似於「行腳托缽」那樣,於山中修行的僧侶,手持法螺與缽,行腳的時候化緣,同於回饋佛法給眾生,雖然和現在的他相距甚遠,要現在的他講什麼大道理大概也說不出來,可能只是笑笑,接著說些不著邊際的漂亮話,本丸內還有塊田地,有時候他也會在那邊耕作,感後身上的汗水滴落泥土、作物發出綠芽時那瞬間的喜悅。

偶爾,與誰一同坐在緣廊下,喝茶,看著庭院裡的水池波光粼粼,一旁繫著的風鈴被風輕輕一捲便發出清脆好聽的叮噹聲音,而後緩緩地飲盡手中的茶,滿腹生香。

是非常荒誕、又相當天馬行空的夢。

山伏國廣坐起身,日光從未拉上窗簾的玻璃窗透了進來,驅散了清晨的涼意,他走到浴室,開始了盥洗動作,今天的舉動比往常來要仔細與慎重,穿上身的西裝都是他前一天特地致電詢問在演藝界工作的弟弟後所挑選出來的,深黑色的條紋襯衫、外頭再罩上暗藍色的西裝外套,褲子與外套的顏色一致,盡可能製造出給人無害不帶威脅的感覺,不為其他,因為是個大日子。

剛結束山首中學實習並通過國家考試拿到教師資格證的他,於今年三月底收到了前往應聘學校的櫻花檔,也就是代表勝利的錄取通知書,從今天起,他就是一名合格的體育教師。

 

雖然教體育,但應該不可能開學剛上任第一天就讓他帶班授課,而是應該會帶他校園巡禮一周、告訴他應注意事項做職前訓練,也因此為了給人留下好印象,山伏國廣特地穿上了平常不喜且很少穿的西裝,將領帶束到不會勒頸的合宜位置,拿起背包準備出門,學校離他住的地方僅有十分鐘的步行路程。

他不久前才剛搬來這座名為生首的小鎮,小鎮的命名不禁讓人聯想起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志異傳說,死刑囚被砍下了的頭飛往此地紮根不去等等,讓人不禁想探問究竟是誰取這麼細思恐極的名字,由於打算避開上班上學人潮悠哉地走到學校,他出門的時間很早,街道的狹窄巷道等於是全部留給了他這個散步者,沿途的路樹也開滿了花,整個城鎮因迎來了新生而騷動不已,在波動且不安的陰鬱三月後,四月為空氣帶來一絲溫柔,溫和又溫暖的日子裡,有種療癒的恢復感。

 

 

 

 

===



评论
热度(2)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