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那時

※陰陽師手遊衍生同人,一目連(風神)x般若

※ooc,自我流

※沒頭沒尾

 

 

 

 

 

 

 

【那時初遇】

 

 

真要用詞來形容的話,就是艷絕。

有一瞬間,就連他都要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住了,真以為來者是女子。

 

以年紀來說應當不算成年,可他也不知曉對方究竟於此行跡多久,那張清秀的臉孔有著少年未脫的稚氣,下巴線條有些倨傲的上揚,紅玉般的妖異眼眸毫無情感,折著日光透出上等寶石的璀璨。

少年穿著不算華麗,卻足夠奪目,細細的脖頸被層疊的和衣包裹,有些寬大的白色羽織垂落的振袖處紋著點點紅花……是繡花還是血色?他知道血剛從動物體內噴濺出來的顏色也是那麼鮮豔的。

少年左右張望似在找尋,一與他對上視線,便露出淺淺微笑,薄唇揚起,毫不掩飾的愉悅,讓風神心生凜然,警鐘大作。

在少年周圍瀰漫著一股靜謐氛圍,連受他驅使的風都悄悄地避而遠之。

彷彿踏過鮮血走出來的『煞』,踏過無數屍體,身負最重的生殺罪孽,卻緩而穩的,不疾不徐無知無畏地又向他這神明踏出一步。

向他走來,張著手,清秀的臉孔變得魅惑萬分,令他背脊一寒。

 

 

 

從此風神便有了屬於他自身的劫難,真正入世。

 

【那時抉擇】

 

踏向神明的路很長很長,般若又負著傷,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像是一點一點在刻畫著,又像在割裂從前。

 

 

可終究是踩上了神的影子,追著風神的背影,來到對方的跟前。

這般執著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光是風神這麼問,他也想這麼問自己。

「你還是來了。」

 

聽到風神嘆息的般若正要抬起頭,就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那懷抱令他喉嚨發澀,說來奇怪,他總覺得這個懷抱似曾相似,對風神似曾相識,彷彿在許久許久之前,他也被誰這麼溫柔以待。

要是真的就好了,可他心知肚明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因為他知道,這世間唯一會溫柔待他的,只有風神而已,他在這世間感受到的所有美好,都在遇見風神以後才開始,因此怎能捨的放開。

 

般若緊抓著風神衣襬的指節用力到泛白,清朗的嗓音甚至帶上了他再也無法遮掩的哽咽,說出了明知不會被回應的懇求,「別去。」

他聽見頭頂傳來模糊的笑聲。

「我不去不行。」懷抱稍微分開了些,可風神的臉依然離他很近,近到輪廓有些模糊,般若沒眨眼,生怕眼皮一落下,對方就這麼消失了。

就這樣付出神格,以身軀為代價,將自己獻祭給天,拯救蒼生百姓。

 

他不在乎人類,不在乎生命,不在乎世間有多會怎樣,偏偏他不在乎的事風神全在乎,而他只在乎風神。

在這短暫的時刻,彷彿無數風雨皆已遠去,片刻的溫存被無限拉長,觸動了般若那成了妖鬼以後再也不曾跳痛的心。

心如擂鼓。

 

他終於知道自己的使命究竟為何,終於知道他也可以為了抓住世間的一片美好而奮不顧身。

於是般若開懷的笑了,身後的黑蛇在他的授意下緩緩的爬上了風神的身軀,化成鎖鏈,風神先是一愣,很快明白般若的打算,露出慍怒神色。

「不要那麼生氣。」般若瞇了瞇眼,伸出手,撫上被蛇纏縛住的風神的頭,力道不清不重,般若像是在訴說跟自己無關的事,依然笑得那麼輕鬆愉悅。「因為遇見你,才讓我明白一件事。」

 

剎那間所有美好全數遠去,他們依然身處於狂風驟雨,河水暴漲的岸邊,決堤的河水沖毀村落無數房屋,褐濁的暗流埋葬了無數生靈,可現在獻祭的角色轉換,使般若神情無比輕鬆。

 

「我一定是為了讓風神還是風神、你還是你,才會來到這裡的。」

 

 

風神怎會被區區的蛇所纏住,而他知道獻祭是自己的歸途便絕不會逃避,也不會讓般若替代。

神明神明,都說神明最是無情也無明,他這樣不像個神,可他還記得有誰眉眼彎彎,告訴他一個真正的神明,應當是強大而溫柔。 

挺身保護自己所在乎的人事物,那樣算是強大又溫柔了嗎?神明應當是無私公正的,他卻不是,他很自私,自私到無法眼睜睜的看著般若消失,內心的天秤兩端,般若已和眾生持平,這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否認、他也不想再否認的事實。

少年風神向著滔滔惡水縱身一躍,追著般若的身影,冰冷刺骨的江水吞沒了他們,漸漸的,狂風暴雨轉為平靜。

 

※※※

 

般若在一方透明的箱庭中睜開眼睛的瞬間立刻知道自己還是失敗了,他不惜犧牲妖力、亦或簽訂百年契約為陰陽師效命換來一個機會,孤身擅闖陰曹地府請求閻魔……全是為了回到過去、改變過去。

可真正最無法改變的也是過去。

他緩慢的坐起身,才意識到自己正躺在一處淺池中,稍稍一動,水紋便以他為中心向外擴散,漣漪波紋越滑越遠,還未消逝,就又添了新的波紋,般若這才發現他兩頰寒涼,不是水,而是從眼眶滾出的淚。

 

怎麼樣才能阻止風神成為一目連、怎樣才能救的了他?風神救了世人,誰又能去拯救他?

不被信仰的神……被除名,墮落成妖,終會消散於世,他不願一目連面臨這樣的結局,因此拚著觸怒天道也要穿越時光的洪流,妄想可以改變已經發生的過去、影響可以預見的未來,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一次又一次的嘗試。

般若可以有如此揮霍的成本在於它是由人心生成的妖鬼,所以就算妖力消散、就算少了眼睛少了條腿,只要人心還存於世,『般若』就不會消失。

他是那樣盲目的信仰著那位神明,但這樣純粹的狂熱卻不能拯救對方,該是多麼諷刺。

 

 

 

風神察覺懷中空落落的時候頓時警醒,有一瞬間不知自己身於何處,左右張望的尋找那名白髮妖鬼,他有些吃力的撐起身軀,搖搖晃晃的爬了上岸,身體失了平衡跌落在淺灘,尖銳的石頭劃破皮膚,手臂傳來熱辣的痛楚提醒他還身處於世的現實,而他失去的一隻眼睛跟般若也是現實。

他向下望,從手臂滑落的鮮血落入河水,淺淺的暈成一片好看的粉紅。

「……哦?」

當他不經意的向下望、水中倒影現出的陌生模樣讓他好生衝擊,而後失笑。

 

原來如此。

 

倒影中是一個有著櫻色長髮的身影,剩下的一隻眼睛是碧綠色的,面貌和善溫柔。

 

當意識到自己的軟弱之處也才能真正的強大起來,風神不會後悔自己做的選擇,正因如此,他也更加期待。

期待來日與那名妖鬼再相逢之時。

 

當和那樣固執而倔強的妖鬼再相逢之際──

這次換他向對方走去,並且說上一句。

 

「好久不見。」


===






呃...覺得自己不會新寫或改動所以就先這樣吧xd
簡單說就是,穿越過去拯救你,的老梗(說太簡單了




评论(4)
热度(25)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