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記錄腦洞

#沉迷養菇,無法自拔

#腦洞一時爽,叫我挖坑王


===

白魔導士孤爪研磨為了完成符咒書需要到世界巢穴探險
會叫世界巢穴是因為這個巢穴的地表是世界上最大圖書館名為世界樹
盤橫交錯的樹根繁雜又齊整的分割出這個百廢待興的地下巢穴
充斥著廢棄建築與不知用途的符文
為什麼這裡現在已經完全沒有生命?這個巢穴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孤爪又為什麼非得朝最下一層前進?他真的只為了完成紀錄嗎?
還是在尋找著什麼...?


一路上遇見了各式各樣的符文紀錄
紀錄這裡曾經的生活軌跡
礦工橘烏鴉開鑿岩石隧道
廚師夜久製作好吃又香軟的奶油波羅麵包
木匠海鋸著圓木搭建原木小屋
田地小幫手宇宙喵(...)種著蘋果


欸欸不對xdddd
礦工是黑尾鐵朗
孤爪每前進一層,每挖出一個曾經繁榮但現在卻殘破不堪的建築,被鬆脫的土石壓傷,被符咒反彈......黑尾都在他身邊
每下到一層都有驚喜,沒有生命但是每個樓層都有它自己特殊意義
時間寶石、春花海、璀爛星空.....每個符文都令人著迷
孤爪說他曾和同伴一起到過巢穴最深處


可是他不小心把最重要的東西遺落在最深處,只能現在自己回來拿
原來不是為了記錄符咒嗎?黑尾笑著問

越往下,礦工黑尾的痛風就越嚴重(欸
一邊感嘆這就是老了一邊拖慢孤爪前進的速度,孤爪雖然想繼續往前但顧慮到黑尾倒也跟著配合
黑尾跟他說不如別再往下走了,直接在這裡定居吧,雖然是地底巢穴卻有符文可以發出太陽光、模擬氣候、地下動湖...還可以種菜,不要回去,也不要再走了
跟我一直在一起吧

孤爪默唸咒語準備開礦(到下一層)的動作一頓,手執的貓咪法杖停在半空
他看著黑尾,沉默了下,才緩緩開口
阿黑,你可能不記得了
貓咪法杖擊碎土石,也擊碎黑尾的偽裝
「我們曾經一直都在一起」

黑尾跟孤爪曾是魔導學徒,聽聞世界樹下的巢穴有著他們研究所需的符文,黑尾就拉著研磨來探險
越往下路途越艱險,雖然黑尾一再保證他們不會有意外
研磨還是掰了
黑尾使用禁術用巢穴的所有生命為抵押把人喚回來而相對的自己則將永遠生活在地底、時間永遠停留在昨天

成為巢穴的一分子
所以當研磨一進來他就知道了
化身為礦工只想要接近研磨,一方面渴望一方面又不希望他真的找到自己


世界樹的地下巢穴,又濕又冷,沒有生命,沒有外界傳說的閃閃發光寶藏、沒有取之不竭的糧食,只有符文假造出的景物

可是這裡有我和你。


===

以下開放吐槽

紀錄打久了真的忘記怎麼寫小說TUT(你講過了

朋友在推我養菇菇巢穴時還很猶豫要不要順便推我CP
我:幹嘛不推?你要趁我還沒開始養菇前先下手為強啊~!!!(就像我在他還沒開始看HQ 之前推他黑研一樣(←損友無誤

雖然是黑研但沒有自信打上TAG WWW先這樣吧


评论
热度(2)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