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背景是架空血族paro

※片段先發,大研小黑模式

※ooc


 

 

 

前言省略,總之夜久終於見到那個所謂寄住在孤爪家的小孩子。

因為父母出差所以輾轉寄住在孤爪家的小孩子……夜久卻怎麼看怎麼眼熟,從上翹的頭髮到白淨的下巴、上揚的眉毛到嘴角,實在很像那個遠渡重洋偷渡到這東方島國的夜行者,而他不相信孤爪會連這一點眼力都沒有。

 

孤爪接住撲向他的小孩,從他動作上行雲流水的穩定度來看這似乎已經是孤爪家每日必做的儀式之一,而後他泰然自若的迎上夜久視線。

「這是鐵太郎,鐵太郎,這是夜久叔叔。」孤爪在小孩耳邊輕聲介紹,將人放了下來,接著也不用他催促,鐵太郎就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迅速的撲向夜久。

「叔叔好。」

 

好有禮貌、也很熱情,超不怕生的……夜久腦海閃過這幾個念頭,下一秒就為懷中小孩所驚,軟軟的臉頰、輕快的心跳,比成人還要高上一點、卻不算是發燒的小孩體溫……這是人,不是血族,所以鐵太郎真的是孤爪親戚家的小孩,不是偷渡客黑尾鐵朗。

 

接著他肩膀被拍了拍,望去是一臉微笑的海信行。

「好了嗎?換我。」

海,看不出來你竟然會對小孩有興趣?跟著進來的芝山小聲地說他也想抱,等鐵太郎被當成吉祥物在眾人手中傳完一輪以後,孤爪剛好從廚房走出來,手還拿著裡頭裝有三顆蛋的貓碗,鐵太郎再度回到孤爪手中。

 

於是一大一小無視屋內其餘眾人的目光,開始日常對話。

「你剛剛不是說要吃水煮蛋嗎?」

「我不會剝。」小孩行使三歲權利,口吻稚嫩卻清晰的表達訴求,睜圓著眼看著這名抱著自己的大人,「你幫我剝,好不好?」

 

「自己剝,要吃就自己剝。」孤爪冷淡地回絕,拿起蛋放在鐵太郎手中,夜久不禁在心中捏了把冷汗,這種態度真的不會把小孩惹哭嗎……?

雖然在外人眼中看上去有點不近人情,不過這是孤爪家的教育,要讓小孩子適時地親自動手。

鐵太郎握著蛋,似乎很困惑,於是孤爪牽著他的手,拿著蛋敲了敲桌面,芝山正在分發會議簡報,孤爪很自然而然的拿了一張墊在他們前面,充當垃圾袋接蛋殼。

「像這樣把蛋殼剝開,來,自己試。」

 

夜久眨眨眼,再揉了揉眼,眼前這個耐心對待小孩子的溫柔青年是他認識的那個淡漠寡言行事狠戾的血獵嗎?

 

小孩埋首努力剝蛋殼,剝了一半又敲了敲桌面,又繼續剝,只是他的舉動卻讓碎蛋殼黏到去殼的蛋白上,讓眾人看了忍俊不住,最後還是孤爪替他拂去碎蛋殼。

 

「你們吃過了嗎?」鐵太郎咬了一口蛋白後才想起來要問,主要還是詢問孤爪。

「沒關係,他們都吃過了。」

夜久咳了聲,提醒孤爪是不是該專心開會了,這次會議內容主要在講血族分布與撲殺要點,接下來的作戰計畫……他不確定這種現實殘酷內容適不適合讓一個三歲小孩聽。

 

「你要吃蛋黃嗎?」那邊孤爪還在與自家小孩溝通,見對方搖頭就捏起一球澄黃,「不吃也沒關係,我小時候也不喜歡……反正蛋黃也充滿毒素。」說著就將蛋黃送入口中,末了舔舔手指,摸出耳機塞住小孩耳朵,另一端插上連接孔,螢幕打成橫屏切了動畫開始播放,用行動表達他的想法。

 

 

「那就開會吧。」夜久看小孩相當專心地看著動畫,視線重回簡報上。

 

 

只不過手機從頭到尾都是靜音模式這件事,他們是不會知道的。

 

 

========

這次回阿嬤家遇到小外甥,超級可愛的小外甥,一來就喊姑姑好+不哭不鬧還給抱的小外甥,打call!!!姑姑給你打call!!!(塞紅包
對,這篇只想炫耀小外甥而已WWW(幹(劇透就不放這邊了反正我也鹹魚了(沉默



排翁在九月,如果六月稿子還沒有寫完...那我就空攤(志氣?不存在的



评论
热度(19)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