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10/5

 研磨生賀倒數11天(!)

※黑研,排少衍生

※OOC,雷,慎


05.如果他們之中一人被檢查出懷孕了

 

出了社會以後,黑尾終將成功的將孤爪納入懷抱裡,如獲世間中最珍貴、最獨一無二的寶藏。

 

沒人的適性比他們更好。黑尾愉快地想,下班時搭的電車雖擠得像沙丁魚,可還是擠不掉他的好心情。

這全是因為之前孤爪去衛生所做身體檢查、又到醫院做更進一步的檢查後得到的一個消息讓他的好心情維持至今。

 

孤爪懷孕啦。什麼?你問說一個雄性動物怎麼能懷孕?是不太可能,但在這種不可能性前加上一個ABO,就能化虎化蘭化腐朽為神奇、化不可能為可能,尤其他們兩人還是當今社會中最具結合力的AO配。

 

「阿黑你最近自說自話的情形越來越嚴重了,是因為當孤魂野鬼太久,腦袋也跟著變豆腐了嗎?」穿著一身功夫裝的孤爪用袖子拭去額頭的汗,說出口的話相當毒辣,在平常人眼中看來他卻只是在對著空氣講話,有些可怕。

 

「研磨你……」黑尾痛心疾首,「師傅我不記得有把你養成這麼會頂撞的孩子……那個會在我身邊嚷著阿黑阿黑抱抱的可愛研磨到哪去了?」

 

「從來沒有出現過。」孤爪迅速反駁,又咕嘟嘟的喝了一大口水,「最近好熱啊,明明春天都過去那麼久……現在都十月了。」

 

黑尾聽著孤爪研磨不經意的抱怨,只見對方開始將頭髮束起別在腦後,白皙的臉頰有著薄紅,滿是大汗,看上去果真是一副熱到不行的樣子。

 

 

「那你要休息一下嗎?」黑尾輕飄飄地問,這並非形容詞而是敘述詞,他此刻盤著腿,浮在半空中,從面貌來看可以判斷出對方頂多二十出頭,最多不超過二十五,亂翹的瀏海遮住了半邊臉,可以從他半透明的身軀看到牆壁上的壁紙花紋,很顯然,黑尾鐵朗,是個靈魂體。

 

所謂徘徊在世間、對生前仍有眷戀的亡魂、棲息於自然中的精靈,住宿在佛堂廟宇中的神靈……孤爪研磨自小就看的到那些不被平常人所見的神祕之力,並可以自由地和他們交流,雖然他都會嫌麻煩而對彼世視而不見,孤爪是個在群體中缺乏存在感的孩子,能不引人注意就不想引人注意。

但很不幸的,他被黑尾鐵朗纏上了,還從對方口中得知在一年後會有彗星接近地球,屆時將帶給地球重大災難,然而每當此時就會出現一位救世主,將這次的毀滅轉為重生。

這就是所謂的通靈王,而世界上所有通靈人會在此時齊聚在某個地區選拔出最優秀的通靈人,是為通靈人大賽。 

我不想當什麼通靈王。孤爪喃喃抱怨。我只想要超渡阿黑你……

 

黑尾被對方這種沒上進心的態度氣的暴跳如雷,說了一大堆諸如:你知不知道當上通靈王是種多麼至高無上的榮耀、當上通靈王可以實現一個願望之類有的沒的,孤爪聽煩了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讓黑尾當起自己的師傅,開始踏上所謂的通靈人之路。

 

修行很累,很苦,沒有輕鬆過。

 

可是在一次一次陷入危機、被黑尾拯救,和黑尾一同並肩作戰打敗惡靈時,每次和黑尾附身合體時,每次深夜偷溜出家門和來自世界各地的通靈人比賽,贏了以後坐在小攤車裡吃著熱呼呼的關東煮時,和黑尾一起走在街道上的相互拌嘴,每句話每道細小時光都成為孤爪的寶藏,將被他珍藏。

 

孤爪有些模糊的明白過來,黑尾對自己而言,正是所謂接近毀滅性的存在,在那一瞬間察覺的到情感幾乎要將孤爪的心靈撕裂,可以的話他希望自己永遠不要察覺。

 

原來他喜歡上了黑尾。

 

 

喜歡到想為了對方去爭取自己毫無興趣的勝利,然後將勝利獻給對方。

 

 

FIN


其實這是我2014年的腦洞XDDD所謂的Shaman 尾鐵朗www

要細編下去也是可以細編下去,可是我沒時間(藉口


 想到BL懷孕生子的可能性我也只有想的到ABO(跟懷孕石(幹)

雖然想挑戰看看黑研ABO,但寫到一半就覺得實在雷爆了,我要是認真寫下去一定會變成八百字的狂鞭生子文(默)

果然我喜歡看黑研abo不喜歡自己寫abo  

如果你以為我會寫abo那就大錯特錯了,我頂多也只會寫骸綱的OA,嗯,骸綱OA,等等我(

 



评论
热度(14)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