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10/4

研磨生賀倒數12天(!)

※黑研,排少衍生

※OOC,雷,慎


 

 

04如果他們是高中生

 

 

會從天上落下的除了鳥屎跟災難,還有十年後火箭筒。

 

要說這是個夢嘛,可他所看到的一切又很真實,年僅十歲的黑尾揉了揉眼睛,又捏了下自己的臉確認不是在作夢。

 

 

十歲的黑尾鐵朗花了半分鐘來搞懂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再如何摸不著頭緒,看了下時間月曆就清楚明瞭……加上他眼前的那個人、那個穿著一身大紅制服,染著金髮又微微駝著背……不會認錯,那張臉他絕對不會認錯!那一定就是孤爪研磨!

 

像是在全然陌生的世界看到一絲曙光、一個熟悉的人,黑尾張口想喊住對方,聲音卻在看到對方並肩同行的人戛然而止。

 

於是他就這樣看著孤爪和一個同齡女生手牽手,和自己擦肩而過。

 

 

※※※

 

 

從夜久的視角來看他們家排球社長對待二傳手的態度是很奇妙的。

也許當事人並沒有什麼自覺,但在他們這些旁觀者清的視角裡,很多事蹟可以拿來說嘴,多到他幾乎懷疑兩人其實正在交往的地步。

 

比如說都青春期十七歲以上了還會一起洗澡。

會在對方家裡過夜。

會在凌晨五點去敲對方房門。

平時訓練中場休息會互相靠著休息。

偶爾還會共用一個水瓶,孤爪當時還不怎麼認真的跟黑尾抗議,黑尾只回說不小心拿錯,夜久聽了直想翻白眼,穿越大半個球場不小心來拿錯孤爪的水瓶,黑尾你這藉口可以再爛點沒關係。

 

 

黑尾對孤爪嚴厲中帶著很明顯的溺愛,會替對方把所有事情打理好。

 

「黑尾前輩是研磨前輩的僕人還是管家嗎?」眾人的疑惑被全音駒排球社最不會閱讀空氣的灰羽列夫說出口,而且還很不幸的被黑尾聽到,他立刻使用主將權限讓灰羽接了一百顆發球。

 

因為實在太好奇了,夜久趁著慢跑時、一個難得孤爪不在的時機發問(當事人之一落後半圈)

 

 

黑尾聽了後只是一勁的笑,那笑讓夜久瞧了寒毛直豎。

 

「我是故意的。」

 

黑尾從來沒跟人提過他曾經到過十年後,連孤爪也沒說過,現在回想起來也許那根本就只是一場夢,只有當時跟長大後的孤爪擦身而過的那種不甘心,印象深刻。

 

他希望自己能一直牽著孤爪的手,由他拉著對方前進。

從今而後,能站在孤爪身邊的,也只能是他。

 

 

 

 

fin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寫什麼WWW這題好難寫啊沒有如果、明明他們就是高中生啊WWW
難不成要讓我寫k-on音駒部嗎(幹

想表達的是,總之就是小黑尾到十年後發現孤爪竟然交了女朋友,可是因為他不想讓孤爪離開自己,所以從那時起就刻意阻斷孤爪的桃花、有意無意的限制孤爪交友圈

...黑尾被我寫的好有病。(你震驚個鬼

 




评论(3)
热度(21)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