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小小

※陰陽師手遊同人衍生,連若向

※沒頭沒尾沒感情,就是一個從頭扯到尾的故事

※自我流、私設有、ooc到天邊

※晴明、博雅、書翁實力打醬油

 

【小小】


那是一個與平日無異的午後,源博雅與晴明望著庭院花草兩相對酌,兩人之間的火爐烤著今早捉來的香魚,源博雅以堪稱俐落的手法將魚翻面。

 

「博雅啊,我最近常在思考一件事。」晴明很罕見的先開啟了話題,讓貴族武士舉箸的手頓在半空,詫異地朝他望過去。「是否這世界上所有存在的事物最終皆有消逝的一天?」

老實說這地問話拋來的太突然也太沉重,源博雅一下子無語,想來晴明也並非執意從他這裡得到答案,他那張白的不似人類男子應有膚色的俊美臉孔凝視著庭院,夏日到了尾聲,庭院一部分的花期將至,一部分的花將開,四季輪轉,時光就是這樣變化,堅定而殘忍,溫和而冷漠。

 

「為什麼這麼問?」

安倍晴明緩緩閉上了眼,不做回答。

 

※※※

 

雷雲滿布於空中,樹枝狀的白光不時浮現,成了陰暗詭譎情勢。

一名白髮少年走在深山之中,不苟言笑的臉孔還有著尚未褪去的稚氣,由太陽穴長出的角昭示著他並非人類。

更仔細一看會發現他的腳步虛浮,走三步停一步,像是隨時都要倒下,身上也有多處傷口,皮開肉綻、浮著水泡,看上去慘不忍睹。

 

天空的雷隨時都會劈下,若能撐過第九道雷,而之後……他就能成神了,由妖化神都要接受此舉洗禮。

若撐不過……那這世間就在也沒有他的存在了,成不成事皆靠運氣。

他手捏成訣,準備迎接天雷,然而預想之中的雷卻沒有劈下,這才發現他身前出現了一個莫名的身影,對方穿著一襲剪裁異常的和衣,寬大的振袖不知是繡抑或沾染著有如鮮血的紋花,雙足赤裸的踩在泥濘地面,身負著猙獰的絳紫色鬼面,叫他為之屏息的卻是對方只稍一抬手,就替他擋住了雷劫。

 

他便從此刻成為了神,卻沒有太大實感,更多的是錯愕,這妖怪的力量竟大到能擋住天雷,究竟是何方神聖?

 

對方卻只是振了振衣袖,沒意識到替他成就了多大的好事,彷彿只是嫌擋在前面的雷礙事將之撥開般,邁開腳步就要走。

「……等等!」剛成為神的少年急忙伸手去拉對方,扯住白色振袖的衣角,叫他意外的是對方的身軀之輕,被他扯的重心不穩,連退幾步,對方終於肯回頭看究竟是誰打擾他前進的步伐,有如童子般齊整的白髮間長著代表身為妖怪的鬼角,臉孔冰冷若霜,不怒不笑,一雙猶如血玉雕琢而成的紅眸定定望著他。

 

「有事?」語氣竟是有些不耐,白髮妖鬼扯回衣袖。「沒事的話就滾遠點,我要走了。」

這妖怪看著挺美,脾氣倒是不小啊……少年神卻也沒發怒,這應是與他天性有關,也與他剛成神、還沒有學會神那派驕傲自衿有關。

 

「你剛剛幫了我,我想跟你道聲謝。」

「我?幫你?」白髮妖鬼嗤笑,「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沒想要幫你,純粹只是那雷擋住了我落地的路罷了,道謝我收下,少往心裡去,再見。」

 

少年神望著那妖鬼身影漸去漸遠,內心卻像是被什麼輕抓了下,那感覺太過細微,以至於他忽略過去。

 

只是沒想到對方的那聲再見那麼快,少年神再次見到對方時,白髮妖鬼正面朝下浸在山澗溪泉中,半身還在岸邊,卻像是就要被水流沖走,他急忙地將那妖怪撈起,對方渾身軟軟的毫無半分力氣,少年神本以為這是對方替自己承受雷劫的緣故,仔細一看才發現對方頰邊染著不正常的潮紅,以手背一摸竟是燒得滾燙。

 

……這妖怪是笨蛋嗎?發燒哪有這樣方法降溫的?不燒得更厲害才怪!

 

 

※※※

 

發生在時間中所有的故事都能以一言道盡。

這世間有妖成神,由神墮妖,妖神失卻香火供奉,於此世間消失。

 

 

「什麼叫做沒有人類信仰他、他就會消失?救他,為什麼不救他?」般若站在庭院中怒視眼前的陰陽師,「想想辦法,一目連大人是你的式神啊!」

 

「不是我不願幫,而是不能。」天意如此,天命難違。

「偽善的人類!虧一目連那樣信你!」般若怒不可遏,眼睛流出血淚,額間長出鬼角,如豔日的金髮從根本失卻顏色,成了純白,化為真真正正的惡鬼。

「要動手便動手吧,只是與我安倍晴明為敵也要有相對應的覺悟。」身穿淡藍色狩衣的陰陽師淡聲說,呼息間便將妖鬼縛在結界中,丟下了一句你好好冷靜就逕自離去,叫般若更加怒火中燒。

 

 

※※※

 

般若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於一處石穴中,他躺在由草莖鋪成的柔軟墊子上,旁邊燃著溫暖火堆,火堆上架著樹枝,掛著一個小鐵鍋,鍋中熬著雜炊,食物的香氣勾得他飢腸轆轆,剛坐起身卻發現自己寸身未縷,身上僅蓋著一件白衣……這不是他的衣服,般若用指尖嫌惡的推了推,僅是這樣稍微移動就覺得天旋地轉,看來跨越時光洪流所付的代價非同小覷。

一轉頭,可以發現他的衣服被架在火堆旁烘烤,他想起來,他因為覺得頭快燒起來,恰好旁邊有水,就把頭浸進去想說滅個火……之後,之後就躺在這了,看來是不小心昏過去了吧,還好沒把自己淹死,否則他來到這裡就全沒意義了。

 

 

「你醒了?」

般若這才發現火堆旁還有人……不對,看那對角應該是鹿妖,還很眼熟,就是自己碰巧幫他擋天雷的鹿妖,既然成功度過雷劫,那該要叫他鹿神了。

 

「你救我?」其實這句話算是廢話,可般若還是脫口而出了,使得鹿神微微一笑,那笑容在對方原先冷硬的面孔綻放效果簡直好得驚人,彷彿冬日融雪乍暖,般若沒來由的心頭一跳,這笑熟悉得過分了,他卻想不起在哪瞧過,高燒未退使得他思考起來有些吃力。

「你也救了我。」他從鍋中舀起香氣四溢的食物,裝在木碗中遞給般若。「吃吧,沒有毒,我對我的手藝還有信心。」

「你不是成神了嗎?神也需要吃東西嗎?」般若接了過來,卻像是挑釁般問道。「有鍋有碗,很講究,自己做的?」

「我才剛成神不久,還不知道規矩。」少年鹿妖卻像是團棉花般,讓般若找不著施力點。「鍋跟碗都是我跟人類換來的,人類很有趣呢,笨拙又聰明,知道用繩紋記事,能從氣候變化中察覺耕種作期……」

 

這種愛人說般若在過去早就聽到耳朵長繭,也懶得反駁,不如說他現在並沒有心力同眼前的鹿神拌嘴,他只想趕快把身體調養好,盡快出發去尋『他』,從鹿神剛才的話不難推測出這時代狀況,他應當沒有來錯。

 

 

※※※

 

「你真的要這樣做?」戴著單片眼鏡、做著書生打扮的書翁這樣問。

「如果讓我回到過去,找到還是神的一目連……請他讓點力量給未來的一目連……那他說不定還有救。」般若從半信半疑變得越說越堅定,一目連會面臨消失命運終歸是他現在力量太弱,至於回到一目連阻止洪水那個時刻並不現實,一目連終歸會被人類遺忘,終究還是會墮妖,他缺的只是一份力量,而那個力量只能由他自己產生。

書翁不忍點醒般若的自說自話,他被世人所知的多為記錄世間所有,右手執筆左手持卷,寫盡天下情,可他還有一項能力鮮為人知,他肩負的時鐘有著倒轉時光的能力。

只是時光怎能倒流?怎能?那是逆天之行,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想好了?確定嗎?你回到過去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會影響現在,有極大的可能就是你的存在會從此完全消失。」

 

書翁在般若堅定的眼神下終是發動了招式,古老的小型座鐘敲響七下,透出的光芒將般若吞噬,時針開始倒轉。

 

「這樣做值得嗎?」

書翁喃喃自問,只是無人回應,他默默的提筆,在紙卷上又添註幾行。

 

 

※※※

 

般若的燒一直反覆,可能與他並尚未好全就堅持上路有關,見他這模樣,少年神也根本放心不下,都說救人救到底,他瞧白髮妖鬼根本是把自己往死裡折騰,這讓他很不喜,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事佔據了對方的心神?有時他感覺對方看著自己,眼神卻全然飄往遠方

 

「你到底在找什麼?」同行一陣子後的這天晚上他忍不住開口問了,白髮妖鬼倒也坦言。

 

「我在找人,應該說是神。」般若微微瞇起眼,半是陶醉半是景仰的描述,「他有很溫柔的笑容,眼睛是綠色的,很漂亮,有一頭櫻花色的長髮,身邊還跟著一條威風的龍,掌管風,無所不能,是力量很強大的神。」

 

「你找神做什麼?」

 

「我想要請他借我力量。」般若緩緩地說,「我想請他救我喜歡的對象,就算代價是我的生命也無所謂。」

 

少年神聽完卻是一陣沉默,良久才又問。

 

「這值得嗎?」

 

般若笑笑,很奇特的,面對一目連從來說不出口的話,對這個鹿神竟然能如此坦率。

「再值得不過了,因為他是我喜歡的對象啊。」

 

 

※※※

 

穿越時空並非沒有時限,而懸在一目連上方的沙漏顯示他的時間已所剩無幾,一旦沙漏翻轉過七次,無論般若是否找到過去的風神都會被強制返送回『現在』,一目連也會真正的消失。

沙漏已經翻轉了第七次,上頭的沙子業已漏下一半。

 

 

※※※

 

般若知道自己該走,可他不能走,還沒找到救一目連的力量……如何能走?

於是面對催促他動身返程的雷雲,他只有與之應戰的份,倒是連累了身這隻剛成神的鹿,般若一向硬心腸,僅有的溫柔全現給前風神,現在卻對身這隻明明疲憊卻不顯半分的鹿有了一絲不捨。

 

「鹿,小鹿啊,你真是隻好鹿,謝謝你。」他忍不住開口讚嘆,這陣子都在心中暱稱對方小鹿,最後終於化為言靈說了出口,他深知最後找到這時代的風神一目連的希望已然破滅,乾脆將最後的時間轉而向這時日的旅伴道別。

誰知他的稱謂卻讓這位少年神罕見的大怒。

「誰是鹿了!」他揚手,召喚出風盾,套住兩人,在般若夾雜驚愕、不敢置信的眼神下冷冷宣告,「在下雖尚未成名,卻也是堂堂一介風神。」

 

下一瞬他就被般若撞個滿懷,幹、幹嘛?他已修煉的清心寡慾,就算對他投懷送抱也、也不能安撫他的神之怒喔!

 

少年風神還在遲疑要不要伸手摸摸對方的頭,手臂內側及心臟處卻一陣劇痛,竟是般若生生的將其挖了一大塊,還順便將肋骨扯下來,幾乎將他的力量奪走,他尚未做出反應,般若已然消失在他懷中。

 

 

 

※※※

 

待一目連重拾意識、再次睜開眼時,般若笑著哭了。

 

「對不起。」

 

 

 

 

 

Fin.

 

純粹意識流WWW看得懂就好,看不懂我其實也沒轍xd

中途有一瞬間寫的自己也覺得虐虐噠(自己講)
可是沒能將感情更好的發揮出來嘖(反省呢

主要是看了風神跟般若的新皮膚,有了若是少年風神和大妖般若相遇會怎樣的腦洞WWW

喔還有啊,因為一目連剛成神,所以上天派給他的那條龍還沒向他報到(因為迷路了(艮

此次更新純粹突發WWW


......祈願我抽卡可以抽到玉藻前(喂你祭品根本寫錯對象了

评论(6)
热度(22)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