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天天晴朗

※排少衍生,隱黑研(要用心看才能看出來喔大概)

※錯字、ooc

※有提及小說版第四卷的情節,沒看過不想被劇透的同好請自行避雷。

 

 【天天晴朗】

 

 

東京,天空蔚藍,晴朗無雲。

 

「早上好!」我推開了體育館的大門,身上早已換好運動鞋與體育服,我側過頭聽著鞋底與地板摩擦的聲音、球體唰得飛往高空、再落到地面的聲音。

今天的我也要為了成為這支隊伍的王牌而認真努力!

 

據說排球,是個只能向上看的運動。

雖然我進到了高中才開始打排球,雖然排球基本功被前輩說完全不行、比烏野的翔陽還要爛,雖然接別人的扣球時手會很痛、每天練習完以後手也會很痛……不過,扣球並得分時,那種爽快感是任何事也比不上的。

 

 

「利耶夫!你少發呆了!專心接下一球!」用不符合體型發出宏大音量斥責我的是三年級前輩、打自由人位置的夜久學長,我知道不該這麼想,不過每次看前輩暴跳如雷的模樣覺得很有趣,如果他生氣的對象不要總是我就好了,而且他被我們隊長拜託,一直抓著我練習排球的基本功。

 

……我很喜歡扣球,但是接球的話就有點……說實話我寧可扣孤爪前輩發給我的一百顆球也不想跟夜久前輩練習接球。

 

我看著夜久前輩將球發過網,挪動腳步來到球的落點並舉起手臂很有把握的……啊咧?彈開了?怎麼會?照我的判斷,球應該要落到手腕位置並回傳給夜久前輩的啊?

我直盯著球彈開的方向大惑不解,不管是不聽話的球還是在那邊暫時休息的前輩們,我滿仰慕的研磨前輩正枕在黑尾前輩的腿上滑手機,黑尾前輩似乎正在跟他討論什麼,呈現出的悠哉氣氛跟我這邊的修羅場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我知道黑尾前輩跟孤爪前輩是青梅竹馬、家裡住的近關係很要好,不過,這會不會太要好了?還是說青梅竹馬就是這樣相處模式,是跟姐姐不一樣的存在呢?

不過其他人似乎早就見怪不怪,我摸了摸鼻子,回到了我的自主練習上。

 

※※※

 

這天我如往常的推開體育館的大門,雖然有點小遲到但是可以不用在意,趕緊加入練習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就讀的這所音駒高中,全名是都立音駒高等學校,有『貓』的稱號,是東京傳統強隊,據說近來有些沒落,不過就我看來,音駒男排,很強,我們沒有假日,沒有休息,除非是體育館整修之類的不可抗力,否則一般都會來練習排球。

 

放學結束後我請研磨前輩陪我去買一款很想要的新上市電玩,研磨前輩說他已經預訂了所以其實怎樣都無所謂,被我拉上大共運輸工具的他一臉不情願,因為是禮拜五的小周末,所以這裡異常熱鬧,我好奇的問為什麼,沒有期待得到回答但卻意外被回應讓我有點驚喜。

 

「因為隔天是放假,所以上班族通常會趁此機會狂歡一番。」研磨前輩平淡的對我解釋。

我們跑了四五家便利商店、電玩販賣中心但是都沒能找到我想要找的那款遊戲,後來又跑到澀谷,接著又在大型遊樂器中心停留了一段時間,等我們回過神,店家幾乎都已經到了打烊時間,似乎是感到過意不去似的,研磨前輩說他可以借我遊戲。

 

「真的嗎?太好了。」可以玩到遊戲,又見到了研磨前輩不一樣的一面,小周末也是有好事發生的啊。

 

我腳步輕快的走在街道上,一邊注意身旁的前輩一邊調整步伐,看著研磨前輩的側臉忽然有點過意不去,雖然研磨前輩老是跟我說他不在意上下級關係,但是像我這樣直接把人拖來市區……果然還是太囂張了嗎?

 

沿途經過的商家半拉下鐵門,似乎在做打烊清掃,販賣影音設備的店櫥窗中,最底下的大電視還沒有被切斷電源,旁邊的小標題告訴我它正在放送著有關花式滑冰比賽的節目,即使是這種時候也還是希望看到的是排球比賽的轉播。

 

不提我是否具備了能夠代表日本去跟各國好手的實力,我目前最迫切的渴望還是……還是希望貓能夠進軍全國大賽。

 

「啊!」

 

似乎是被我的這聲大叫嚇到,研磨前輩抬眼瞪了我,臉色微沉。

「不要突然大叫,利耶夫。」

「抱歉抱歉,但是我突然想起來,為什麼啊,研磨前輩為什麼會開始打排球啊?」

「因為阿黑也在打排球。」

我聽著研磨前輩毫不猶豫、沒有經過任何停頓就說出口的答案,該說是意料之中嗎?果然很符合我對他們的印象。

 

「黑尾前輩做什麼您就跟著做什麼嗎?」

「大概吧。阿黑如果去滑冰,他希望的話,我也會去滑,雖然我不喜歡那種太冷的地方。」研磨前輩無所謂地聳肩,說出了很勁爆的話,我在內心感謝起上蒼,幸好黑尾前輩感興趣的運動是排球。

 

「那你覺得排球怎麼樣呢?」

研磨前輩微微偏頭,兩側稍長的金髮掩蓋住他的大半神色,不過根據我的觀察,這種嚴肅的表情只是對方在認真思考,並不足為懼。

 

他在櫥窗面前停下了腳步,從螢之光背景音樂透出來的店,依稀能聽見櫥窗電視裡小聲的轉播賽事。

 

「你果然跟……」他的聲音有點含糊我聽不清,是因為我們距離太遠嗎?我稍稍低頭,「排球對我而言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是個社團活動,到了大學也不一定會延續,但是跟阿黑在一起的童年一輩子只有一次,而且……。」

 

他轉頭盯著櫥窗中的電視機放映的轉播,滑冰選手的身影輕巧的穿梭,迅速如同光箭,在視網膜上留下一連串絢麗殘像,宛若貓倒豎的瞳孔下一瞬間迎上了我的視線,彷彿被一隻經驗老道的貓打量著獵物那般,我的心臟不禁緊縮了下。

 

「而且最近,我發現,和你們這樣一起,也不賴喔,利耶夫。」

 

啊啊,黑尾前輩,您沒能聽見這句話實在太遺憾了,孤爪前輩,那個用盡全力逃避吃重練習的孤爪前輩哦,他這麼說,說跟我們在一起很開心。

 

 

「那明天也請陪我練習扣球吧!研磨前輩。」

他將臉轉向一邊,「做不到。」

「不要這麼快拒絕啦!」

 

因為誰而去做什麼事這種心情,我至今為止還沒有產生過,應該說,是我還沒有遇到那個能讓我放棄我想做的事情的人,可是就我看來,黑尾前輩真的很幸運,而研磨前輩原本又是想做什麼呢?不知道,也許只有研磨前輩自己才知道。

 

我笑了起來,想著有機會一定要跟前輩們跟同級們說,但也許他們已經知道也說不定?

 

但是果然,可以一起打排球,對我而言就是目前最值得開心的事。

 

 

 

fin

 

1.感覺滿腦子不想實習的我的文力變智障了xd

2.其實我討厭第三人稱以外的文章xddd尤其非常討厭第二人稱xddd(但是我用了第一人稱所以……ryyyyyy

3.這是大腦洞的前導篇xdd我還想要從夜久的視角看黑研、黑尾視角看黑研、研磨視角看黑研、音駒等人看黑研、教練眼中看黑研、合宿時他校生看黑研……當然啦我寫不出來所以只是講講,反正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攤手)

4.不知道這算不算是黑研xdd反正在我眼裡就是黑尾→←研磨這樣的形式。

但是我很確定這是因應擾民的群主大人舉辦的第二場活動糧,領題題目是:天,不拘形式。(不過我離題八百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概是想表達每天的黑研互動吧xdd)

 

打這篇時我姊一直在旁邊嘲諷我打很快、打很多字xdd(而她因為查期刊寫個報滿肚子火WWW



==============
0914

已經忘記這篇是什麼時候寫的,記得當下寫完很不滿意所以並沒有公開(只傳到群內發表而已
現在讀來似乎也沒有那麼不堪,可能我現在太累了吧,需要一點Support(糧食)

不是實習而是工作,連六真的很想死,超級想死,吃個飯都想睡。


评论
热度(21)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