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LIE TO ME】06

黑研

梗自動物城市



 

 

06.

 

 

他知道他知道的,此地不宜久留,他也很想站起來,可是身體不受控制。這份恐懼感有如當時黑貓稍微離開自己視線幾秒就被罪影抓住手腳的恐懼一樣。

彷若被從地板憑空長出來的黑影縛住,動彈不得,寒冷從皮肉滲進骨髓,連牙齒都開始輕微顫抖。

沉重的人外足音漸漸逼近,野獸的喘息讓孤爪呼吸加劇,心如擂鼓。

巨大的影子緩緩靠近,帶有比罪影更加危險的氣息,即使踩在紅色地毯上也有著微微震動感,接著從展示櫃上方探出的是猙獰而醜陋的鳥喙,布滿鳥類絨毛身軀卻比鴕鳥還要高上兩倍的身形有著壓迫感,長在身體兩側的翼是短卻銳利的鉤爪,細長的眼睛滿是獵食者的審慎評估,孤爪在剎那間被恐懼的釘子釘在原地,無法發聲,動彈不得,狂冒冷汗,他過去也被這雙眼睛盯住過。

一個心跳後他發現自己能動彈,顧不得其它,在鳥喙啄下來之前俐落的魚躍起身,撈起黑貓不管不顧得拔腿狂奔。

 

 

靈活是他的優勢,他以極其耗費體力的Z字形跑法繞過重重櫥櫃,衝出展覽規劃區,推開眼前並未上鎖的門,他知道經過前方長長的石廊與中庭後,便是博物館大門口,縱使才獲假釋就被抓到擅闖未開放領域又會被記點甚至回到少年監管所,也比被身後的怪物追上殺掉來的好。

 

這座城市太過危險,危險的他無時無刻都想逃跑。

生態界所有的動物在危險來臨時,都有逃跑的選擇。

唯獨人類沒有逃跑的選擇,只能戰鬥。

孤爪寧可不戰而逃。

 

博物館的中庭種滿了許多孤爪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樹木,還有水池造景,池水在已經很久不對外開放的中庭早已乾涸,此刻他的耳邊卻捕捉細微水聲,像是沒關緊的水龍頭滴答滴答,孤爪跑過中庭時,視角被一顆浮在空中的氣球捕捉住,白底的氣球輕飄飄的在空中晃動,上頭有著用自由字體寫下的『早日康復』的祝福,於是忍不住向那邊水池多瞥了幾眼,才發現氣球似乎是被繫在什麼物體上。

那是躺在血泊中、不知何時已無生命跡象的動物化人士,氣球緞帶在屍體的脖子處繞成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而罪影殘留的刺鼻氣味還能嗅到一二,孤爪無暇停留,這座城市對動物人士而言太過危險,死亡總在他們身邊徘徊不去,卻鮮少有人會為他們的死亡感到惋惜,而追在他身後的怪物卻是被屍體吸引過去,有如禿鷲被腐肉吸引靠近,開始大啖美食,牽動間使的氣球沒了負重,緩緩飄上天空。

 

孤爪的心被那幕景象刺得發疼。

他想起來了,當天的某些片段。

「赤葦……」

是被吃掉的。

 

※※※

 

天際已經微微發亮,暗色的黑幕褪去,轉為帶點透明色彩的蔚藍,空中的雲朵一片一片有如魚鱗狀大面積覆蓋半個天空,看來又有一場狂風暴雨即將席捲城市,地面有些潮濕,看樣子剛下過雨,孤爪才剛逃出生天,懷中的通訊設備就響了起來。

孤爪神色先是緊繃,待看清發信者後,又放鬆了下來,他趁著警衛交接班、注意力正鬆懈時悄悄離開博物館,他兩步併三步的踏下石階,不意抬頭,就迎上了坐在對面公園長椅上的人的視線。

 

那正是黑尾鐵朗。

 

對方在他走近時站了起來,掛著一貫的微笑,並沒有出口詢問孤爪為何一大早從博物館出來,為何跑得滿身大汗模樣狼狽,黑尾的視線在孤爪肩上停留幾秒,那裡坐著一隻黑貓,它感受到黑尾的視線,甩了甩尾巴,不動聲色的向後滑入了孤爪的兜帽中。

 

「我剛慢跑完,正想要去找你。」黑尾溫和的表示,開始和孤爪漫步在街道上,這時間行人尚未出沒,僅有零星攤販在為生意做準備,雖只是一瞬間,孤爪卻從此刻感受到過往流光向後飛逝。

「好像……」

「這樣一起走著,好像回到高中的時候。」黑尾代替孤爪說完,眼底藏著他自己也未曾察覺的溫柔笑意,更多的是懷念,而孤爪直視前方,還在思索方才明白記起而明白的事,未曾注意到黑尾的目光。「真好啊,研磨,還能這樣跟你走在一起。」

「怎麼……忽然這麼說?」因為目睹死亡還沒緩過來的孤爪大為皺眉。

「我本來還在擔心你會變,會變成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會去到一個我再也追不到的地方。」黑尾從懷中掏出一個以紙包起的物品,遞給孤爪,卻沒錯過對方下意識的迴避動作。

孤爪以為黑尾要掏槍,猛然憶起對方就是治安官,差點就要脫口而出,他被追殺、他看到了屍體,孤爪飛快地咬住了舌尖,若是跟黑尾說了,不知道會將對方捲入什麼麻煩中,這樣擔憂的心情不願讓黑尾知曉,只好選擇沉默。

「這是蘋果派,雖然隔了夜而且味道普通。」黑尾不確定的說,伸出的手卻沒縮回,「你還喜歡嗎?」

 

孤爪遲疑了下,才飛快的從黑尾手中接過紙袋,小聲道謝,微涼的指尖有瞬間相互觸碰,卻又極瞬分開,他將紙袋中的食物倒了出來,剝了塊派皮給帽中黑貓,接著兩三口內將剩下的吃掉。

 

清晨的街道著露水的清涼,剛下過雨的磚道還反著路燈昏黃光芒,凜冽的風拂過他們的腳邊,白色塑膠袋隨之揚起、落下,路邊的行道樹站的筆直,某棵樹冠上甚至卡著顆白色汽球,這條路孤爪明明自己走過無數次,可現今跟黑尾一起走,就覺得整條街都在發光,真是不可思議。

 

黑尾定定的望著孤爪那被派皮與餡料塞的鼓鼓的臉頰,小巧的喉結因吞嚥動作而上下滑動,白皙皮膚在晨曦中微微發光,看兒時玩伴這樣認真咀嚼得來不易的美食,牽動了他內心深處某根不知名的心絃。

 

良久,孤爪才含糊地回答。

 

「……喜歡。」

 

 

 



TBC


這章是我一直想描的一個畫面,描完就可以收官了XD

開始準備爛尾之路(自己講



评论
热度(13)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