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LIE TO ME】05

黑研

梗自動物城市

 

05.

在這座城市醒來不知是幸也不幸。孤爪再度感到胸口被黑暗重壓的窒息感,猶如一團泥沼憑空罩住他的頭部,使他呼吸困難,嗆得滲出眼淚,心臟不屈的快速跳動,每次送至脈汞的血液卻越變越少,惡性循環下使他身軀的重要臟器也為之缺氧,無力動彈,無法思考。

動物城市的白天與夜晚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孤爪說不清到底該害怕哪邊,那些被罪影找上門的日子,唯有一隻溫暖的黑貓能勇敢地驅散它。

 

有團重物大力撞擊著孤爪房門,使得前頭的櫥櫃、沙發為之震動,似乎是有誰正在用銳利的爪子搔抓門角,懇求孤爪放行,那聲音讓孤爪背脊發涼,向後蜷縮直至背脊抵住牆壁,發現無處可逃。

 

心臟讓一條看不見的絃繃緊、收縮纏繞,過了閾值就要罷工,孤爪從床上起身,撈起黑貓,敏捷而靈巧的從窗戶一躍而下,輕盈的彷若孤蝶於月夜下展翅而飛,無力抵擋世間強風從而墜落在鐵皮板上,漂亮的薄翅與其夾雜的磷粉碎裂紛飛。

 

 

曾幾何時孤爪已不畏懼獨身走在黑暗街道上,比起黑暗更讓他畏懼的是與人接觸,比從前更甚。

與斜前方倚在牆角吐菸的女孩擦身而過時,他看見一隻嬌小金絲雀在女孩紅棕色的髮頂上盤桓,一些破碎字詞不受控制的躍進孤爪腦海,組成一團要費力才能辯解的文字雲,能在一瞬間辨識的僅有:地毯鑰匙、芭比、妹妹……等,孤爪費些力氣才將文字雲趕走,這是自黑貓出現在他身邊以來,令他感到些微困擾的副作用,天賦、超能力,這個時代定義動物人士的詞眼截然不同,孤爪說自己善於分析,實際上,他看得到他人弱點。

物理上的諸如脖子、眼睛、大動脈。而能看出一個人心上在乎的才是真正的戰無不勝,孤爪很好的運用這一點,在這所城市存活下來。

 

就連現在都像夢境,隔層薄霧而看不真切,讓孤爪感到飄飄然的並非吸到街頭轉角毒蟲燃起的大麻煙,而是知道這個城市有黑尾在。

一想到兒時玩伴也在這個城市──那種安心感是跟知道大將優也在這裡所無法比擬的。

 

那讓孤爪內心生出了些許勇氣。

黑尾在稍早前與他告別先行離去,並承諾明日會再過來找他,孤爪已經不對任何承諾抱持期待,也聰明的不對這句話的有效期限提出任何疑問。

 

他此刻漫行在市政道路上,一部分是為了逃離找上房門的罪影,一部分也是為了一封電子郵件,他騙了黑尾說是委託,但最近已經很少有讓孤爪感興趣進而願意花費力氣去完成的委託,那封直接寄到他私人信箱的郵件是個特殊例外。

那是可以查到他的私人信箱,突破設定拒收陌生信件的程式指令,並且讓他感興趣的一封信。

 

 

『0105檔案。』與這個關鍵字一同出現的還有亂數組成的數字,孤爪隨即明白那是用RSA129演算法加密過的訊息。

 

 

解密過後的一串數字放到衛星地圖上搜尋出來是一個定點座標,是位於市中心公園旁的博物館,因長年整修而鮮少對外開放,這時節當然也不例外,孤爪想不透怎會有人用如此複雜麻煩的方式將他約去那裡見面。

 

是誰?為什麼?連續幾個問號佔據在孤爪的腦海揮之不去,夜晚的街道很是熱鬧,幾間錯落於街角的酒吧招牌發出淡藍色的光,音樂震耳欲聾,更有幾名形跡可疑的藥頭佔據門口,向來客兜售著可疑藥物,孤爪與幾名帶著動物的人擦肩而過,他們胸前背著側袋,動物尾巴露於其外,彷彿揹著武器,踏著血腥而來,孤爪垂低著頭,那些人的弱點讓他感到背脊發涼。

一個人的心總有弱點,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為了不使自身受他人掌控,強將弱點消滅的心情孤爪並非不能理解,然而如若完全沒有,心若是毫無弱點……那還算的上有『心』嗎?他看的見別人的弱點,可他的弱點又是什麼?

 

孤爪的唇微微抿起,寬大的兜帽掩住了浮現於臉龐的瞬間迷惘,少年流漏的脆弱以不復存在,剩下的唯有全盤冷靜的分析與思考,那雙與懷中黑貓如出一徹的倒豎瞳眸縮著一幢建築物的輪廓,那是被重重鐵欄與花叢包圍、和夜晚熱鬧截然相反的寧靜建築,也是孤爪此行目的地,是孤爪平時絕不會踏足的地方,縱使有保全看守門口在夜色掩護之下也堪比沒有,孤爪輕鬆地鑽進從左邊數來第二根欄杆處、全城市的動物基本上都知道鏽掉但是從未被人類維修的地方,他有些狼狽地鑽過樹叢,少許落葉沾上他的身與髮,孤爪漫不經心的拂去,博物館的後門並未上鎖,像是特意容許他這個動物人士拜訪。

毫無一人。

也許不該先入為主的假定這是場會面,孤爪不住吋思,那封郵件究竟要他從這裡發現什麼?

 

展示品安靜地被陳列在玻璃櫥櫃內,鋪著紅絨地毯的走道間的微弱燈光昏暗,將孤爪的足音與呼息一併吸去,唯有懷中黑貓的輕盈心跳越跳越響,他感覺黑暗中有什麼在窺伺自己,視線追尋過去,才發現那些展示品是什麼。

 

就算距離這麼遠,就算昏暗看不真切……可那蜷縮在壓克力板中、小小的頭顱、小小手腳,一截臍帶漂浮於半空的發白模型還是深深衝擊孤爪的腦海,孤爪也只能自我安慰那是模型,越往前走,幼小的、未滿月的嬰兒逐漸換成了各式各樣的動物標本,直至孤爪經過一個被輸液養分的供氧管線纏繞住的心臟,沒有拳頭大的紅色肉塊兀自跳動時,終於忍受不住別開視線,感到毛骨悚然,鋪天蓋地的腥紅躍入腦海,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癱倒在地,四肢發冷,無法動彈。

 

此情此景觸發了孤爪一直壓抑在腦海抽屜的記憶拼圖,就是面對刑警的連番訊問都未能讓他吐露一點半點的畫面不合時宜的浮現出來。

 

在黃金假期合宿的傍晚,他跟赤葦一同至地下室搬運自主訓練時需要用到的排球,同時聊起了已經各自到外地就學的畢業球員、牽絆甚深的上屆學長們。

 

明明是笑著說的,孤爪卻感到心臟被無端的捏緊。


赤葦最後究竟同他說了什麼,孤爪怎麼努力回想也想不起來,而那些在赤葦漸變冰冷的身軀前似乎已無足輕重,鮮紅的鮮血已濡濕了他的雙手,而孤爪只能看著赤葦就這麼從世間消失,伸長的指尖再不能觸碰到一點對方的衣角,從此獨身背負罪孽,身陷動物城市。

 

只因當時地下室有什麼潛伏著,在門打開的的瞬間撲向了他們。

 

孤爪渾身發抖,身邊的黑貓豎起了尾巴,警戒的望著某個方向。 

 

那個方向傳來了沉重的、人外的足音。

 


TBC



......跟黑研同好講完大綱以後瞬失填坑動力(大笑

雖然我都跟他講完大綱但我其實也很不確定要不要這樣寫,總覺得真那樣寫會被揍XDDDD

我真的好想要寫
身為嚮導的研磨要追查嚮導失蹤的線索不顧黑尾反對和其餘無氣力三人潛入城市搜查,最後失去聯繫,於是黑尾只得想方設法地營救他們(x
這是the無氣力組番外篇(不可能有


至於這章是很...的研磨之章XD毫無進展XD不過我也釋懷啦,越沒人期待我就越要寫,我就是這麼反骨w(

哇希望有人能跟我一起猜劇情(你



评论(2)
热度(19)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