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上的垂釣者,拿著釣竿,倚靠彎月,用想像力織夢,望一方璀璨。

我是伏流。

祝願所有解放的時刻
所以不哭、不放棄、不認輸
日日如此
 

最後安可

※排球少年衍生同人

※路人黑X歌手研

 

(沒頭沒尾)(只是想寫某個部分)


孤爪是在大學時被挖掘的,從一開始被黑尾騙去做平面雜誌模特兒的打工,到拿起麥克風站上舞台。

從不善於接受他人目光,到現在的萬眾矚目。幕後推手的黑尾心中著實五味雜陳,他知道研磨很優秀,想讓更多人知道研磨的好,又想這樣的部分藏起來只有自己知道,這樣的要求對於一個青梅竹馬來說會太過奢侈嗎?

不再打排球的他們,甚至於長大已離家的他們,在如今已各自成人的他們之間的交集究竟還剩下那些。

 

        

黑尾拿著被其他工作人員戲稱為家屬證件的通行證一路暢行無阻的來到後台。

化妝師正在替孤爪上妝,正巧上到眼妝,孤爪閉著眼,黑尾就這樣倚在門邊,靜靜著不出聲不打擾。

從未像此刻感受到他們的距離有多遙遠。

「你朋友來了喔。」反而是化妝師提醒道,黑尾才露出淡笑打了招呼。

「阿黑。」孤爪睜開眼睛,定定地看著黑髮青年,嘴角弧度淺淺上揚,露出一個轉瞬即逝卻又貨真價實的笑。

那是黑尾鐵朗擅自珍藏於心中,僅屬於他的微笑。

 

        

沒有人知道孤爪能站上舞台開口歌唱,至少當時認識他熟知他個性的人都是如此認為,但是相對的,沒有一個人能確切地說出另一個人將會成為哪種模樣。

而黑尾不願也不想去侷限孤爪的未來,然而他的靈魂似乎分裂成兩半,一半大吼著別讓孤爪上台,一半疏離冷漠的漂在上空。

「還會緊張嗎?」他走到孤爪的身後,看著鏡中的對方。

「不會了。」

「......研磨,我啊。」黑尾長長的、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說出那個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在思考最後下定決心的話,「我下次可能就不再過來了。」

孤爪的眼睛飛快打開迎上鏡中黑尾的視線,饒是化妝師手離得快,否則半完成的眼妝就要毀了。

「為什麼?」

 

「當初是你說我不在的話,會緊張,我才每次都請假過來的。」

「.......」化妝師的手顫了顫,深深地自問現在這種時候是要繼續完成工作還是出去留給兩人相處空間,半秒後決定繼續把工作完成。

「阿黑,你在鬧什麼彆扭嗎?」孤爪眼尾慢慢瞇起弧度,只有一點點,似是偷笑又在硬忍,但是對他瞭若指掌的黑尾還是準確捕捉到了。

「沒有。」黑尾秒答。完全不打自招。

「有吧。」

「沒有。」

「明明就有。」

「就說沒有。」

 

「......阿黑,我是因為你,才會站上舞台的。」

 

到底是因為純粹為了黑尾而唱,還是因為黑尾才能唱,這兩者細微差之千里,但現在的黑尾卻不敢深究,一深究,就會毀了彼此,那代價太過慘重。

「很多事你不說,我也只能用猜的,可是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

黑尾望著鏡中孤爪右邊眉眼漸漸被銀色花紋覆蓋,好半晌才吐出:「這種話你從哪學的?」

「跟你。」

「不是吧。」

「是。」

「......這種問答你還玩不膩啊。」

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先開始的。孤爪暗自腹誹。

 

黑尾的視線從孤爪身穿的短袖黑色上衣到對方的黑髮,記憶中的布丁頭已經隨著時間無情的褪色不在,但是頭髮長度依舊蓋過頰旁,不增不減。

他們的歲月都已經往上疊加,但究竟有哪裡還跟以前一樣、哪裡不一樣,維繫在他們之間的連結又是什麼。

黑尾真的不知道,明明有機會可以讓孤爪完全屬於他的。

那種於心根處湧現的淡淡懊悔,讓他的喉間充滿苦澀。

 

明明以前是因為我打排球的。

「是這樣沒錯啊。」聽到孤爪理所當然地回應,黑尾這才發現自己竟將心中所想說出了口。

孤爪向前伸出了左手,彷彿想觸碰黑尾,卻連鏡子的邊緣都碰不到。

「以前這雙手說是專門為你打排球的也不為過喔。」

聽到這話,充斥在黑尾喉間的苦澀頓時化為熱塊,梗的他無法言語。

「現在不打排球,但是可以替你保留喔。」孤爪在不影響上妝情形下轉而在旁邊凌亂的衣堆抓著什麼,撈出了一隻黑色手套,俐落地戴上,朝空中揮了揮,「只屬於阿黑的部分。」

他終於抓住了黑尾的手,緩緩貼在臉頰那邊沒有綻放銀色花朵的部分。

 

那之後,孤爪演唱時,左手都會戴著一隻黑色手套。

「所以孤爪主唱的左手到底為什麼戴著手套呢?」

每當有人這麼問,孤爪總是眨眨眼,神色自若地轉移話題。

只有三人知道,那是為了保留給重要的人的部分。

===




FIN

 

 

因為糧荒所以去滑了自己的噗來看,結果看到這篇

嗯?我什麼時候寫了這篇我為什麼不知道xdddd什麼?一月寫的?完全沒印象啊xdddd

中心梗是看了喜歡的樂團演唱後才衍生出的這篇WWW猜出是哪個樂團的請別認ry請別唾棄我TUT

之前跟某個黑研同好聊天時,她還跟我說想過黑研的偶像paro

唉唷我還是老話一句

你們這些人有腦洞有文筆為什麼偏偏只是吐腦洞XDD給我寫,現在,立刻。

 

 

===

現在覺得創作很痛苦

開始上班後忙到下班只想睡覺,累到連發噗都沒時間,可是這樣還是想訴說心中的世界

有空大家歡迎到我的噗浪跟我聊天XDDD不聊的話看看也好 

(看看我都是怎麼崩潰的(已經不只一人跟我說我崩潰的噗很好笑了(崩潰笑哭 

 

 






评论(4)
热度(30)
© 月亮上的垂釣者 | Powered by LOFTER